青青草综合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都市言情» 在辦公室親眼目睹90后女生“以身上位

在辦公室親眼目睹90后女生“以身上位
发布时间:2019-07-04 02:20:37   浏览次数:148

“就是這里,一會兒見到我們的財務經理…”門外響起海哥低沈的聲音



  我揉揉酸脹的眼睛,在抽屜里掏出滴眼液擡頭就往眼睛里滴,整天對著電腦里的文件,還要對著辦公桌上的文件,天天都是頭昏腦脹的,而我又是一個喜歡親力親爲的人,加上從學校到社會這兩年的打磨,我已經越來越不容易相信別人了,所以自己能做的還是不找別人,而且我還要努力工作回報女老板對我的“栽培”。



  我胡亂整理了一下辦公桌上的文件,海哥就已經開始敲門了,海哥是我的副手,今年33歲,以前當過兵,退伍后就來到公司,已經快10年了,剛開始只是個保安員,不過海哥人很好又很會做人,到現在就坐到了公司財務部副總經理的位置上。我叫他進來,



  海哥春風滿面的走了進來,見他身后還跟著一個女孩,我站了起來,那女孩看起來很白淨,長發,穿著一身黑色的緊身西服,腳穿黑色高跟鞋,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我以爲她在故意搔首弄姿,仔細一看,她的腳踝也再扭動,估計這個女孩平時很少穿高跟鞋,



  海哥走到我的辦公桌前停下,我伸手示意他們兩個坐在沙發上,海哥沒有動,轉頭揮揮手示意身后的女孩坐下,那個女孩很緊張的樣子,沒有動。



  海哥轉頭有些嚴肅的對我說:



  “張總,這位就是我昨天告訴你來面試的,剛剛通過人事部的面試,現在我帶她過來讓你看看。”



  在公司里,除了女老板的男秘書小金,就是海哥是我還能信任一點的人,而且他比我大6歲,每次聽他叫我“張總”我都感覺有點不自在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海哥說:“這事就交給你辦吧!”



  “那怎麽行。這是給你找的助理。”海哥說著,居然露出壞笑的表情,雙手放在我的辦公桌上,身體微微前傾,低低的說:“這姑娘今年22,大學剛畢業…”說著還對我挑了一下眉。



  我迷惑的看著海哥。



  海哥立刻收起笑容,轉頭嚴肅的對女孩說:“你過來把證件先給張總看一下把。”說完走過去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女孩點了點頭,從身后的背包中有些費力的摸出幾個證件,然后有些搖晃走到我的辦公桌前,輕輕的把證件放在我的面前。



  女孩齊肩的頭發,平直而自然,她的額頭上居然滲出一些細小的汗珠,上面全然沒有什麽粉啊膏的痕迹,她的皮膚真的很白,大大的眼睛低低的盯著我的領帶,偶爾會擡起眼睛正視我,眼里全是少女的青澀和緊張。然后又立刻去看我的領帶,她的嘴唇很薄,有些亮亮的,我仔細一看。原來她沒有擦口紅,他擦得是潤唇膏,難怪她嘴唇的顔色那麽自然,她的脖子跟臉上的皮膚居然是一樣的白,那身西裝跟她的年齡很不搭,但是在那身黑色緊身西裝的包裹下,使她的胸部看起來更圓潤,她的腰身看起來更曼妙。



  我在椅子上坐下來,低頭拿過女孩的那些證件,她叫小蕊,上面是一些英語啊計算機之類的證書,我拿過小蕊的身份證,照片上的她顯得更加青澀,大大的眼睛單純的看著相機,“2*0***19911201…”這個身份證號碼居然也是東北,而且跟我表弟在同一個城市,小蕊居然跟我表弟同歲! 我立刻拿過小蕊的簡曆,在教育經曆上清楚的寫著“**市**高中”,天哪,這個女孩居然跟我表弟是高中同學!



  我擡起頭,再看眼前的小蕊感覺除了緊張,還有些尴尬,海哥居然直直的盯著小蕊,一只手竟悄悄的拉了一下自己西褲的褲裆,她的褲裆居然微微隆起,這哥們不是硬了吧?我自嘲的搖了搖頭,小蕊竟然緊張起來,看來她是認爲我看了她的證件搖頭,于是我又點了一下頭,小蕊的眼里立刻充滿了失望,看來這個女孩是徹底誤會我的意思了。



  “花開的時候最珍貴,花落了就枯萎…”林心如的《落花》響起,小蕊立刻慌忙的從背包里掏出手機,胡亂的按了幾下才把手機關上,小蕊把手機緊緊的攥在手里,急忙對我說:“對不起,張總!我剛才進來時忘關…”“沒事,沒事。”海哥打斷了小蕊的話,小蕊朝海哥看過去,正好撞到海哥火辣辣的眼神,小蕊立刻轉過頭看著我。



  我站起身來,拿起小蕊的證件走了過去,小蕊立刻站了起來,海哥也站了起來,他的褲裆居然真的支起了大帳篷,海哥發現我在看他,立刻又坐了下去,可又站了起來,全然不顧自己褲裆支起的大帳篷,小蕊有點驚恐,頭都有些顫抖。我把小蕊的證件放在她手里,小蕊接過證件慢慢的低下頭等待著…



  “恩,恩…”海哥干咳了兩聲,吞了吞口水對小蕊說:



  “你先到里面的休息室等等,我和張總先討論一下。”



  小蕊疑惑的轉頭看了看海哥,正迎上海哥眼中的絲絲欲火,小蕊立刻低下頭,把背包和手機放在沙發旁邊,慢慢的,有些搖晃的朝辦公室的休息室走去,那身黑色的緊身西裝把小蕊纖細的腰身和圓圓屁股包裹的格外性感,我感覺自己的喉嚨不自覺的抽動了幾下,小蕊走進休息室,輕輕關上了門。



  海哥伸手在西褲外擺正不聽話的硬JB,使勁吞了吞口水,稍微平靜下來一點就低低的對我說:



  “這姑娘怎麽樣??”



  我看海哥那有些猴急的樣子很迷茫,再看他西褲支起的帳篷又覺得很好笑,就故作鎮定的問他:



  “什麽怎麽樣?”



  海哥有些驚訝:“你不知道這里面的”事“啊?”



  我更糊塗了:“啥事啊?”



  海哥有點著急:“就是你要覺得她可以做你的助理,可以先砸她一炮。這姑娘這麽正,以后你小子有得玩了。”



  我驚得說不出來話,想想跟那女孩素昧平生的,而且那女孩很可能是我表弟的高中同學,還是個90后,我平時小姐都不找,哪有那個心啊,于是我對海哥說:“算了吧,那事我不干!”



  海哥錘了一下我的肩膀:“你小子處男還是裝呢啊,那麽靓的妞白給你操你都不要,你瞧瞧她那臉蛋,那奶子,那屁股,那…”



  我的腦海里立刻浮現小蕊那性感的一切,但想想女友小云含辛茹苦的跟了我7年,我打斷海哥的話:“好吧,你喜歡就給你吧,反正你也沒助理呢。”



  海哥聽后求之不得,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就知道你小子地道,這妞我先收了,你要想干就進來啊!”



  海哥說著迫不及待的解開皮帶,推門就進了休息室,海哥轉頭對我笑了笑,指了指門,這哥們不關門了!

  我呆呆的看著那敞開門的休息室,很快就傳來海哥西褲兜里鑰匙掉落的地板的聲音,海哥一直低低的說著什麽,我努力聽,到我聽不清,因爲我的臉不知什麽時候開始熱了起來,火燒火燎的,最后整個腦袋都開始燒了起來,我聽見小蕊低低的聲音,好像在說“不要”、“求你不要這樣”之類的話,那顫抖的聲音讓我感覺身體一陣燥熱,我感覺我的JB無恥的硬了,腦袋燒得有些眩暈。我在小蕊坐過沙發上坐了下來,眼睛卻死死的盯著里面敞著門的休息室,



  過了不久,一陣陣允吸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聲音越來越清晰,是海哥發出來的,我聽見小蕊還在低低的掙扎聲,可每當海哥一聲重重的允聲傳來,緊跟著就是小蕊低低的一聲“啊”的叫聲,好像有些痛苦,但又不完全是痛苦。



  我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硬的不行的JB,一陣酥麻總JB流向全身,我感覺我的全身燒得很,那燒灼感讓我窒息,我站起來輕手輕腳,但是速度很快的走到那敞開門的休息室旁邊。



  休息室的沙發周圍散亂著海哥跟小蕊的衣服,海哥赤裸著全身,僅僅腳上穿著襪子,小蕊的西裝上衣已經被脫了下來,淩亂的壓在身下,她那白色的襯衫只有一只袖子是穿著的,其他都胡亂的纏在脖子上,壓在身下,她那粉紅色的文胸帶了已經完全被海哥扯斷,掉在沙發旁邊,小蕊的臉使勁往沙發內側藏過去,原來平直的長發也變得零亂不堪,而海哥正壓在她身上瘋狂的吸食小蕊的乳頭,一只手不斷揉捏小蕊另一個雪白的乳房,另一只手神進小蕊的兩腿之間不斷的抓著, 小蕊的褲子和內褲都已經褪在腳踝上,白白的雙腿緊緊夾住海哥精壯的身體,突然海哥擡起腰,我看見小蕊竟然主動伸手握住海哥黑亮堅挺的大JB對準自己的小穴,看不到小蕊的小穴是什麽樣子,只能看見她稀疏的陰毛跟海哥濃密的陰毛糾纏在一起,



  小蕊還沒把手縮回來,只見海哥使勁往小蕊身體里一頂,小蕊“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可這叫聲里痛苦的成分已經很少很少了,小蕊反抱住海哥寬大的背,海哥則從小蕊圓潤的雙峰上,擡頭朝她的嘴蓋了過去,瘋狂吸食著小蕊的嘴唇,而小蕊則熱情的回應著海哥,海哥在小蕊身上使勁的操著,每一下都格外用力,像要把小蕊從中間劈開,而小蕊則格外配合著,海哥干一下,她就大叫一聲,隨著海哥的速度越來越快,小蕊的喊就也變得上氣不接下氣,而海哥的嘴巴瘋狂的吞噬小蕊的嘴唇讓她更加難以呼吸,我看見小蕊整個臉開始發紅,最后都開始發紫了,突然,海哥擡起身。頭使勁向后仰著,嘴巴大大的長著。使勁的頂了小蕊幾下,這幾下把沙發頂得都移動了幾下,海哥大聲吼了一聲,身體用力向小蕊的身體內沖動幾下,每一下都好像海哥的JB會從小蕊的肚子里頂出來似的,小蕊那幾聲叫得特別大聲。我都擔心外面會不會被人聽到,這時可是正常上班的時間啊



  海哥就那樣動也不動的壓著小蕊的身體,而小蕊也仰著頭無聲的大口喘著氣,汗水已經打濕了她額前的頭發,海哥突然使勁踹了幾口氣,自言自語道:



  “操,真TM爽了,”說著低頭用粗大的手抓了一把小蕊雪白的乳房,淫笑著說:“小妹子真帶勁!”



  小蕊被海哥抓了一把乳房,眼里恢複了光澤,聽到海哥的話,小蕊的臉立刻紅了,她捋了捋濕漉漉的頭發,動了動身子想坐起來,可海哥的JB還插在她的身體里,坐不起來。



  海哥立刻把她抱了起來,小蕊雪白的乳房緊緊的貼在海哥硬實的胸肌上,雙臂環住海哥的脖子,整個臉埋在海哥的脖子下,海哥一棟著身體抱著小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看見我居然特自然,笑著對我說:“MD,這小妹子還害羞了,擡頭看看張總。”小蕊慢慢的擡起頭,濕濕的頭發遮住了大半邊的臉,但仍然可以看見她不好意思的笑了。



  海哥抱著小蕊往上使勁操了兩下,小蕊立刻低低的叫了兩聲,海哥就抱著她走兩步操一下的走到我面前,轉身站在我的側面,叉開腿穩穩的站在地板上,一下一下,很慢,但是很用力的操著小蕊,而小蕊則咬緊嘴唇不想在我的面前叫出聲來,在這里一聲聲的低吟,



  海哥一邊喘著粗氣。站在地板上抱著小蕊上下操著她,一邊跟我說:“看你這身材,這個姿勢肯定能行,一會兒我讓你搞她一炮,這個小妹子真騷。操著真TM爽。”



  我笑著搖了搖頭,



  海哥不屑的說:“你小子就別裝了,你看你那JB都翹那麽高,在褲子里頂著不難受啊,掏出來操她,現成的妹子…”



  我吞了一口口水讓自己干澀的嗓子舒服點,故作鎮定的說:“你干吧,我看一會兒就下樓去了。”



  海哥爽朗的笑了,使勁操了兩下懷里的小蕊,小蕊清楚的低吟兩聲:“那行,兄弟喜歡看,當哥的就給你好好操。”



  海哥抱著小蕊兩步一操的又回到了沙發,不愧當過兵,臂力真好,站起來抱著都能干幾分鍾,



  海哥背對著我,輕輕的把小蕊放在沙發上,這樣他們的私處就清楚的展現在我的眼前了,海哥俯下身子,親吻著小蕊的乳頭開始在她的身上沖刺,說沖刺一點不過份,因爲海哥的速度越來越開,JB還不是整個都插進去,大約有三分之一漏在外面。從海哥的嘴巴里不斷傳出大聲吸允小蕊乳頭的聲音,而小蕊則死死的抱著海哥的肩膀,隨著海哥沖刺般的速度沒命似的嚎叫,海哥碩大的蛋蛋在結實的雙腿間來回晃動,粗大黑亮的JB不斷刺進小蕊粉紅的小穴里,小蕊的小穴已經嚴重充血,變成了十分顯眼的鮮紅色,不斷有透明的粘稠的液體從里面沿著海哥粗大的黑JB流出來,滴落在沙發上,飛濺到地板上,海哥抽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小蕊叫的支離破碎,直直的盯著小蕊那正被操著的已經鮮紅的小穴,我感覺像是一團紅色跳動翻湧的沸水,不知過了多久,海哥一聲大叫,小蕊沒命似的大口大口喘著氣,海哥粗大的黑JB使勁往小蕊鮮紅的小穴鑽,兩個碩大的卵蛋開始抖動,JB下面的尿道也開始抽動,海哥抽動著大JB一下一下的往小蕊體內射著精,還想要把整個靈魂都射進去,



  射精結束后,海哥又挺著屁股使勁操了幾下小蕊,而此時的小蕊已經不能動了,癱軟在沙發上,海哥拔出大雞巴,又伸手使勁捏了捏小蕊圓潤的乳房,有些依依不舍的轉過身,此時他的JB特逗,原來跟整體差不多黑色的龜頭變成了顯眼的紅色,紅紅的,涼涼的,跟小蕊的小穴差不多,那紅亮的龜頭跟下面黑亮的JB看起來特別滑稽,海哥俯身迅速抽出茶幾上幾張紙巾,胡亂的擦擦JB上,蛋皮上,陰毛上,大腿上沾上從小蕊小穴里流出來的液體,然后隨手丟在紙筒里。又抽出幾張紙巾轉身去擦小蕊小穴周圍的液體,海哥伸出兩個手指捅進小蕊的小穴里隨意的轉動,然后抽出手,慢慢的,一股白色的精液緩緩的從小蕊鮮紅的小穴里流了出來,那些紙巾都沒夠擦,海哥又轉身抽出更多的紙巾去擦,總算擦完了,



  小蕊滿臉潮紅,跟一團棉花似的癱軟在沙發上,閉著眼睛,嘴巴微張著揣著粗氣,海哥轉過身,粗大黑亮的JB居然還沒有明顯開始變軟,只是龜頭的紅色退了一些。他晃動著直挺的大JB轉身坐在沙發上,小蕊則順勢癱倒在海哥的懷里,海哥很隨意的撥弄著小蕊雪白乳房上紅硬的乳頭,一手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沖我嘿嘿的笑了幾聲:



  “等下哥在讓你看招絕的,先讓這小妹子休息一下。”



  小蕊聞聲立刻張開眼睛,輕聲說:“不要了,我不要了。”



  這些把我也整樂了,我解開褲帶,伸手擺正JB的姿態,然后系上褲帶,整了整領帶和衣領j說:



  “我先出去轉轉,你過來把我辦公室的門反鎖上。”



  海哥伸手使勁抓了一把小蕊雪白的乳房,笑嘻嘻的站起身甩著硬硬的黑JB跟著我走了出來,我出門后,他身體躲在門后面,只頭出頭,笑著看著我:



  “哥們真講究,晚上哥請你。”



  想起他是赤身裸體的在門里面站著,JB還是硬的,臉上卻跟沒事人似的晚上還要請我,我笑了,沖他擺擺手:



  “走廊有監控,小心走光。”



  海哥立刻關上了門。



  我笑得更厲害了,這哥們光顧著爽了,公司走廊什麽時候按監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