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综合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大明天下第一章

大明天下第一章
发布时间:2019-07-10 02:01:06   浏览次数:438

宣府北靠陰山、南臨洋河,山川秀美、人杰地靈,素有「京西第一府」之美譽,自古爲戎馬馳驅之地,曆朝曆代,北方部族經宣府南入,使兵戈頻繁,烽煙不斷,現爲大明九邊重鎮宣府總兵駐節之地,堪稱「北陲第一重鎮」



? ? 進入弘治年后,蒙古達延汗巴圖孟克逐漸統一漠北,更是興兵犯邊,長城內外村堡數遭兵火,可宣府城內的老少爺們不操心這些,兵戈烽火也總要吃飯不是,何況當今聖天子在位,衆正盈朝,就算鞑靼小王子偶有興兵入關,可正統年土木堡那會兒兵凶戰危的,在羅、楊二位大人帶領下,鞑子太師也先也沒打下宣府來,就這個什麽達延汗能咬老子鳥毛不成,可不操心國家大事總會有些別的事來讓你煩心,比方現如今城內的酒樓「太白樓」的夥計就對著二樓雅座的一位爺愁的都要哭出來了。



? ? 「二爺,求您心疼下小的,小的家中還有老少幾口子指望小的呢,」夥計愁眉苦臉道:「丁大爺已經放出話來,哪家酒樓要是再賣您酒喝就斷了誰的貨,沒了丁家的」劉伶醉「這酒樓生意還不得一落千丈,掌櫃的非把我宰了不可。」



? ? 「知道了、知道了,喝完這一壺就走,現在你給爺邊上呆著去」一個十余歲的少年不耐煩的應道。



? ? 「放心,二爺,小的絕不啰嗦了」,夥計點頭哈腰的退到一邊,抹了一頭的冷汗,暗道一壺就一壺吧,這小祖宗總算松口了,其實眼前的少年也算不得實在的奢遮人物,可爲人四海,城里的軍余閑漢頗聽他的招呼,還是個順毛驢混不吝的性子,惹火了他難保日后天天不跟一幫潑皮扯皮打口舌官司,那生意更沒法做了,至于丁大爺雖爲人方正,有諾必行,可畢竟是個心軟好說話的,再說丁大爺現在不是沒看見麽,夥計得意的看了一眼悶頭喝酒的少年背影,又皺了皺眉,「這小子老念叨的」裝杯「到底是個什麽東西?」



? ? 少年仰頭將杯中酒干掉,眼中竟隱隱有淚光閃現,「什麽世道啊,老子寒窗十六年,久經考場,好不容易混到大學畢業,趁著假期出來遊長城,竟然會被旱雷劈死,他媽招誰惹誰了,就算照相擺的姿勢燒包了點(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喊得台詞裝大了點(上天下地,唯我獨尊),搶了釋迦牟尼的風頭,可漫天神佛也太小心眼了吧,雷劈不算還他娘穿越!」



? ? 看著自己眼下的一身行頭,還行,老天沒把事做絕,被魂穿的這位倒黴蛋雖不算豪門顯宦,也還是個富貴人家,丁家酒坊自釀「劉伶醉」名傳塞外,在城中也是排的上的字號,家中只有一位長兄,大了自己十幾歲,平時擺著長兄如父的派頭,耳提面命,倒從不曾虧待這位幼弟。? ? 可好日子自打去年長嫂進門是到了頭,每日里立規矩、正家法,把個丁家二郎折磨的苦不堪言,整日跟一些軍戶子弟閑混胡鬧,前日里喝多了非要試騎人騾馬市里的一頭大青驢,結果被犯了驢脾氣的畜牲撂了蹶子,一頭磕到拴馬樁上,趕上那一磕也著實不輕,三魂七魄丟了大半,登時就暈死了過去,糊里糊塗被奪了舍,被閑漢送回家里時剛蘇醒,才附身那會子還有點渾渾噩噩,人都不認識了,把丁家老大嚇了個半死,趕緊請郎中看過確認無礙才放下心來,看著這個不長進的兄弟丁老大也是怒從心頭起,操起棍子親自行了一趟家法,把這貨抽了兩天才下了床,並被下了「禁酒令」,聲稱再敢胡亂荒唐下次直接打斷兩條腿,直到今日里丁大爺出去談生意才找機會溜了出來借酒澆愁。



? ? 「唉——!」一聲長歎,現名丁壽的丁二郎搖了搖頭,想想家中父母不知如何擔心,又哀歎形單影只來到這大明朝,還不是個頂門立戶說話算數的,身世多戕一至于斯,二爺感到自己很神傷,最后對自己的遭遇只能歸納五個字「裝杯被雷劈!」



? ? 一口將壺中殘酒盡數倒入口中,丁壽搖搖晃晃的走下樓來。



? ? 「小二哥,行行好,老人家我如今口渴得很,只要一杯水酒潤潤喉就好,小哥大慈大悲,子孫滿堂。」一個鹑衣百結不知道多大歲數的老乞丐坐在太白樓的門前糾纏著剛才勸丁壽離開的小二,臉上涕淚橫流。



? ? 「子孫滿堂我也養不起,」小二沒好氣道,「你這老乞兒好生不曉事理,近日城中多了許多乞丐,慈悲心都不夠分潤,看你年紀大把,才舍下些吃食,竟然貪心要酒喝,快走,莫要逼我用強了。」



? ? 丁壽走到堂前恰巧看到這一幕,話說前世的某人絕不是同情心泛濫的好好先生,受信息大爆炸的福,對這類社會陰暗面一向是持「借乞行騙」的眼光看待的,偏偏今日這位爺剛剛覺得很是神傷,又看到了這乞丐爲酒傷神,頗有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



? ? 「小二,來壇「劉伶醉」給他,記爺賬上。」丁壽扔下這句話,便走出了店門。



? ? ************



? ? 一路踱步回家,丁壽才發現果然如小二所言街上乞丐多了好多,街頭巷尾烤雞烹狗、強索硬討不知凡幾,也算顧忌這是邊鎮重城,沒到禍亂地方的地步。



? ? 離家愈近,丁壽看著天邊落日,頗有近家情怯之感,「今夕是何夕,此身何所寄啊!」



? ? 「若無處寄,跟隨我老人家可好?」



? ? 丁壽聞聲看去,見那討酒喝的老叫化不知何時立于身側,笑嘻嘻的看著他。



? ? 「隨你討飯不成?」得了便宜還賣乖,真當爺們是善人,丁壽沒好氣道。



? ? 「討飯倒也沒什麽不好,你不願討也隨得你,我老人家走南闖北,飲酒無數,數今日你丁家的酒夠滋味,娃娃又是個好心人,解了我的酒蟲,就破例收你個丐幫親傳弟子,教你一身武功,行走江湖豈不快哉。」



? ? 丁壽見鬼一樣看著老叫化,「丐幫?什麽武功?打狗棒法還是降龍十八掌?」



? ? 話音未落,老叫化忽然飄至眼前,一手扣住丁壽脈門,「我老人家今天倒是走了眼,你到底是誰?受何人指使?」



? ? 「放手,你快放手!」丁壽直覺鑽心疼痛由手腕傳來,不由大叫。



? ? 「嗯?」老叫化感到丁壽身上毫無內力,松手后不由疑惑道:「你不是江湖中人?」



? ? 「你才是江湖中人,你們全家江湖中人。」丁壽揉著手腕跳腳叫道。



? ? 「那你如何知道我丐幫鎮派武功?」



? ? 「一個叫金庸的老騙子說的。」丁壽隨口應道,隨即一愣,心道:「這難道是穿到武俠位面了,天龍還是射雕?」



? ? 「叫金庸的老騙子?」老叫化思索著,江湖有名姓的人物沒聽過這一號啊,也許是個無名小卒,看來自己真的江湖越老,膽子越小,這小子毫無武功根基不說,真有它意也不會如此不加掩飾,不由笑道:「怎樣小子嘗到厲害了吧,老人家這手功夫想不想學,只要你一天孝敬三壇子丁家燒酒,我老人家就教你拿手的混天功。」



? ? 「哼,說到底還是爲酒來的,就說少爺我也不是虎軀一震,八方豪杰納頭便拜的氣場,」丁壽低頭思忖,「學門功夫傍身倒是不錯,就是學武的苦不知能不能受得了,看這老家夥犯酒瘾那寒酸樣子也不是個蓋世豪俠,「混天功」怎麽聽起來都像是街邊賣大力丸的,一天三壇劉伶醉,爺的月例銀子全填里也不夠的,從家里作坊拿估計被揍的下輩子只能趴床上了,況且這丁家雖不是錦衣玉食,可也是小康人家,在這大明絕對是不錯的生活水平了,再熬個幾年和老大分家自立門戶,絕對可以過上逍遙日子,混吃等死——哦不隨遇而安才是爺們的脾氣不是」于是抬頭果斷說出決定。



? ? 「不學!」



? ? 「不學,娃娃你想清楚,我丐幫可是天下第一大幫,呃,若是嫌酒多一天兩壇就好,入門就讓你做三袋,哦不,四袋弟子。」



? ? 「知道,叫花子紮堆最多的一夥兒麽,破布袋再多也是乞丐。」



? ? 「小哥,一天一壇子酒如何,想想行走江湖,快意恩仇,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 ? 老叫化沒察覺自己稱呼逐漸變化,抬眼恰巧看到巷子里炖狗肉的幾個乞丐,立刻轉口道:「行俠仗義,鋤強扶弱……」



? ? 眼光隨著丁壽指向長街盡頭的兩名正在向路人強索的乞丐,不由老臉一紅,再沒臉說下去,身子突然拔地而起,落地已是街頭兩名乞丐處,先是正反每人賞了四個耳光,接著破鑼嗓子嚎道,「兩個烏龜王八蛋,害老人家我丟面子,哪處分舵的?」說著如同拎著兩只雞崽子一樣抓著兩個乞丐,再次騰空而起,一個起落,消失不見,留下街上行人一片驚叫聲。



? ? 「我擦,這就是輕功麽,不像是蒙人的,」丁壽喃喃自語道,「我是不是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