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综合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綠帽武林之淫亂後宮

綠帽武林之淫亂後宮
发布时间:2019-07-10 02:01:10   浏览次数:376

(001)



我叫趙羽,今年三十歲,已經是聞名遐邇的中原大俠,這些年闖蕩江湖,通

過各種離奇的經歷結識了很多紅顏知己,其中有許多已經被我收為妻妾,還有一

些則是我的舊情人



今天是我原配夫人楚薇生下我們第一個孩子的好日子,我和所有初次做父親

的男人一樣,興奮不已,抱起我的大兒子在房間裏走來走去,直到奶媽把孩子將

我從懷中奪走,我這才想起應該優先安撫還在床上出虛汗的妻子。



楚薇是個賢惠的妻子,少女時期被武林人士稱為塞外一枝梅,衹因她故鄉在

塞外,又喜歡在雪地裏穿著一身緋紅的披風和衣裙,為人非常高傲,尋常男子與

他說話不得靠近十步,故此得一雅號,慕名追求者無數,唯有我成功獲得美人芳

心,主要原因不是我多麽優秀,而是運氣好,誰叫那時候羅剎鬼子已經侵入中國,

肆意屠殺北方中國人,她常年出沒在北漠,憑著一身好武功,以擊殺羅剎鬼子為

中國人報仇,我那時正好也在北地闖蕩,故此與她結識,在多次與羅剎鬼子的戰

鬥中建立起深厚感情,最後水到渠成抱得美人歸。



如今生下孩子的楚薇,少了少女時期淩厲的眼神,多了少婦應有的溫婉賢良,

讓我更加癡迷,我當即在床前摟著她笑道: 夫人為我趙家添丁加口,立下天大

的功勞,為夫該如何報答美人厚恩? 楚微卻紅著臉推開我低聲道: 都是當爹

的人了,還這麽不正經,她們都看著呢。 我點點頭,拿出枕頭替她墊上,自從

當了大夫人之後,她就時時刻刻注重自己的行為品德,唯恐被別人恥笑了去,讓

我分外想唸當初和她共享二人世界的時光。



恭喜老爺喜得貴子! 房間裏眾人齊聲道,我看著床前圍著的一眾美女,

鶯鶯燕燕紅紅綠綠好不熱鬧。



這些人分別是二夫人蔣英,三夫人沈雪,四夫人羅蕓,五夫人趙欣,六夫人

姚珊。這幾個人出身性格各不同,環肥瘦燕也各有特點,但是共同點都是武林中

數一數二的大美人,有幾個還是頂尖高手,我與她們的故事可謂是非常曲折和漫

長,說幾天幾夜都說不完,這裏暫且不表,我掃了她們一眼,發現不對勁,連忙

問道: 若初怎麽不在?最近她在忙什麽,連人影都見不到? 這若初自然是我

的七夫人王若初,今年才十六歲,是我費盡千辛萬苦才追到手的妙人,當初為了

她我挑戰無數武林高手,付出重大代價才贏得美人芳心,是眾夫人之中我比較寵

的一個,但她除了美艷絕倫之外,脾氣一點都不好,常常和楚薇頂撞,而我往往

在公開場合支持楚薇,在私底下卻以她受到委屈為由,更加寵愛,因此平時我留

在她房間裏最多。



回老爺的話,小夫人說要修煉武功絕學,正在雪山上閉關,後天就回來

一個婢女對我說道。



我看那婢女正是若初的貼身侍女小慧,平常這兩人都是形影不離,這次居然

撇下她,難道她真的去閉關練武了?以前我也聽說過她要練武的想法,不過當作

玩笑話來說而已,老實說王若初是我夫人之中武藝最差的一位,而且她不是天賦

不高,是根本吃不了練武的苦頭。



我也壓根沒有要求她如何如何,這次她不知受了什麽刺激,難道真的改性了?



一想到她不辭而別我剛剛的好心情登時變壞,眾女連忙上來安慰,我怕大家

擔心,也就故作不在意的樣子。



當天晚上安撫好眾人,我忍不住就登上雪山尋找若初,然而踏遍雪山所有山

洞都找不到人,又怕她遇到什麽意外,心裏更加焦急,于是我運起輕功,在山脈

之間來回飛奔,一邊跑一邊用真氣喊她姓名,就這樣毫無頭緒的亂找一通後,我

發現體內真氣不繼,衹得慢下步子。



就在我即將放棄的時候,看見一處峽谷的深處燃著一堆篝火,登時大喜,發

力狂奔過去,誰知即將衝過去的時候,突然腳下一絆,四周響起道道勁風,常年

行走江湖的我立刻反應過來,這是中了陷阱,黑暗中不知有多少暗器正飛來,登

時汗毛直立,我立刻聽聲辨位,施展起平生絕學,接連將暗器打落,然而事與願

違,我方才真氣消耗太多,這陷阱又十分精密,一波又一波地襲來,我打落了九

十九把飛刀後,居然被最後一把飛刀刺中檀中穴,當時整個人就像被冰凍一般,

真氣被壓制,一動也不能動,不過意識還算清楚,衹得盼望設置陷阱的人晚點出

現,我好運功將那飛刀逼出體內。



然而沒多久我就聽見兩個人的腳步聲,其中一人的腳步聲竟然十分熟悉,卻

又想不起是誰,而另外一人則是龍行虎步,每一步踏在地上都是實實在在,一聽

就是武功高強之人。



兩人越走越近,而且一路還說說笑笑的,最後我終于借著火光發現,其中一

人是青城山的牛鼻子老道張提歡,而另一人正是我苦苦尋找的嬌妻王若初。



這兩人為什麽在一起?看樣子還十分親密!我又急又怒,然而卻動彈不得!



這張提歡在武林中名聲並不好,有人說他老是誘拐良家婦女,但我卻在一年

前將他請入家中,主要原因還是他有一手絕活,能讓男人性功能突飛猛進,這幾

年我與七位嬌妻日日作樂,再好的身子也被折騰的有些疲憊,更怕年老之後無法

應付,于是不惜重金將他請來,教導一些修身養性的房中術,學了半年果然我性

能力大漲。



由于他名聲不好,當時我還對他百般防備,沒想到他還是拐跑了我的小嬌妻

若初。也難怪,若初畢竟年紀太小,根本對險惡人心認識不足。



正在我懊惱的同時,二人已經在篝火前坐定,那張提歡在和若初說笑的同時,

不時往我這邊看,果然是他設置的陷阱!



他的表情越發得意起來,對若初說道: 貧道明白了,小夫人此次找到貧道,

正是求子心切是吧,趙家對貧道一向不錯,趙大俠又是武林中人人敬仰的英雄好

漢,這個忙貧道幫定了。 若初聞言大喜道: 那就多謝張神仙了,我這裏有些

首飾,也不知值幾個錢,權當做微薄酬勞,還請神仙笑納。 我聽到這裏心中輕

鬆許多,原來若初是為了求子,而不是與這又老又醜的道士有姦情。估計楚薇生

子的消息給了她很大的壓力。畢竟我和她已經結婚兩年多,也難怪這些時間她老

是心事重重。但我因為忙于照顧孕中的楚薇,對她的感受忽略了。



張提歡收下東西後笑道: 小夫人不必多禮,衹需每日按時服下這配方,保

準妳一月之內喜得貴子! 若初十分歡喜,感謝一番之後又道: 還要做其他什

麽準備工作? 張提歡笑道: 另外還要貧道用功力為妳推拿導氣一次,這樣藥

力才能盡快發作。 若初連忙點頭說好,于是盤腿入定,張提歡一臉姦笑地看看

我這邊,然後坐到若初的背後,伸出魔爪,在嬌妻的背後一番揉捏。



也不知他使的什麽法子,過了一會兒後,我分明看見嬌妻登時臉色發紅,香

汗滲出。



接著他的手法更加下流,手已經摸到前胸,卻並不用力,衹是緩緩而掠過,

衹聽若初悶聲道: 張神仙,這樣不好吧,妳在幹什麽? 小夫人莫要懷疑,

老夫推拿不過是修正妳的奇經八脈,讓腎氣過胸,妳現在是不是感覺下體有些熱?

是的,不過這樣不行,男女授受不親! 若初突然道,然後起身想走。



張提歡慌忙道: 小夫人萬萬不可半途而廢,這樣不但前功盡棄,而且還可

能終身不育,切忌慌張,待貧道打通經脈,衹需半個時辰,以後就再無顧忌!

若初聽了衹得重新安靜下來,然而張提歡這次更加無恥,衹見他迅速抽出幾根銀

針,插入嬌妻的背脊,然後發動內功,騰起陣陣白煙,嬌妻的臉龐也越發的嬌艷

慾滴,偶爾還發出幾聲令人銷魂的呻吟,那張提先見此淫心大起,竟然偷偷將若

初的衣衫解下,露出白晃晃的兩個奶子。而若初此時就像睡過去一樣,對此毫無

察覺。



衹見他揉捏了半天,終于忍不住將若初抱住,一張滿是黃牙的臟嘴在嬌妻脖

子間遊走。



我看的目呲慾裂,衹能徒呼奈何,暗暗下定決心,待功力恢復之後定要將此

人剁成肉泥。



衹是,他看起來不會讓我有機會復仇,想到這裏我心中又是一寒!



這時忽然若初醒了過來,一邊掙紮一邊喊: 妳幹什麽? 那張提歡終于露

出狼子面目,邪笑道: 小夫人也是久經房事之人,難道不知道貧道在幹什麽?

若初大怒道: 臭道士,快拿開妳的臟手,碰我一下我都惡心的想吐! 那張

提歡聞言大怒,突然站了起來,脫下道袍和褲子,露出一根碩大的肉棒,龜頭分

明閃著絲絲淫光,對著這若初大聲道: 小夫人下面明明已經泛濫成災,難道不

想讓本貧道為妳解渴?貧道這根寶杵不知讓多少美人兒慾仙慾死! 若初側臉恨

道: 臭道士,妳不要臉!快走開! 說著掙紮起身,但她此時顯得柔軟無力,

看起來和我一樣動彈不得!



貧道還未為小夫人推拿完畢,哪能就此離開! 那張提歡淫笑著又重新坐

下,從背後一把將若初拉入懷中,在她背後笑道: 我和小夫人打個賭,要是小

夫人能挺過半個時辰,貧道就放小夫人回家,而且永遠不再打攪妳,若是小夫人

挺不過,那就都是妳自己的問題,可別怪貧道給妳相公戴個大大的綠帽子。 說

著將若初提起來,扒掉她的裙子,露出光潔的下身,然後挺著肉棒對著若初那光

潔無毛的饅頭肉穴。



看到這裏,我心都提到嗓眼上,卻發現那張提先再無動作,衹是讓肉棒和小

穴保持了一寸的距離,衹要若初往下一坐,就會失身給這淫賊。



然後張提歡熟練地將她的雙腿壓住,再在背後進行點穴,一邊點穴一邊道:

這次貧道解開了的穴道,讓妳的下半身可以動,貧道也保證不碰妳下面,衹要

妳堅持半個鐘頭就行。 毫不意外,迎接他的是若初的一通亂罵,衹不過她是大

家閨秀出身,罵來罵去都是什麽臭道士、大壞蛋之類的話,也沒什麽新意。



那張提歡卻開始在她的上半身展開騷擾,時而撩動她的耳畔,時而捉弄她乳

頭,看起來像是一般男人的調戲,在我眼裏卻是一門征服女人的秘法。我明顯看

到若初的乳頭挺了起來。



就這樣玩了一會,若初雖然聲音小了,反應也慢了,但意誌仍然堅定的不肯

往下坐。



那張提歡又改為手口並用,口水塗滿了美人的背脊、香肩和脖子,這時我竟

然發現若初的肉穴居然流出一絲銀線,正好滴落在肉棒的龜頭上。看來對方的攻

勢果然有效。



要堅持啊!我五臟俱焚!回想起遇到若初的點點滴滴!



那時候她在江湖中受萬人追捧,一來是因為她美貌絕倫,追求者多,二來是

因為她出身高貴,她爹是江南大俠,結交廣闊,三來是她嫉惡如仇,多次與武林

同道討伐魔教。



我認識她的時候,她正在海上與群豪圍攻飛魚幫的水賊,最後被人偷襲不幸

落水,被我救起來以後,我們在無人的海灘上過了一晚。



就在我回憶的時候,忽然發現她身體蠕動了一下,接著雙腿顫抖起來,看起

來搖搖慾墜,那張提歡竟然把肉棒上的淫液抹到她鼻子前讓她聞。



她果然對男性的氣味十分敏感,那肉穴竟然蠕動了起來,陰蒂也跟著勃起,

淫液流了一地。



接著張提歡忽然一口咬在她背脊上,她猛然發出啊的一聲淫叫,一直翹起的

臀部忽然往下一坐,讓我最擔心的一幕終于無可避免的出現。



那個曾經迎接過我肉棒無數次的淫穴終于迎來了新的肉棒,那肉棒勢如破竹,

擠開她的陰道口,迅猛地紮入陰道之中。



我萬唸俱灰,想起結婚時她對我發的誓言,此生衹愛君一個,此身衹為君所

有!



到現在,我終于清楚了,那道士沒有用淫藥,沒有威逼利誘,衹是區區的愛

撫,不說半個時辰,僅用了一刻鐘,她就放棄了一切,任憑淫慾占據了所有。



這一刻,她是那樣陌生,讓我覺得忽然認不出這個人來!



我想閉上眼不看,可惜不能,可惜不能!



當兩人結合了以後,我看見那臭道士滿足的一笑,然後呻吟了一下。



然後兩個人一動不動就這樣連在一塊,盡管夜晚寒冷,兩人身上卻都出了汗

水,散發出騰騰熱氣。



過了不知多久,若初突然大哭起來,哭的嘶聲裂肺,最後卻在哭聲中挺動了

身子,一上一下,讓大肉棒一次又一次地穿刺著她嬌嫩的陰道,淫水絲絲泄出,

讓醜惡的大肉棒在篝火照耀下詡詡生輝。



我內心悲痛慾絕,若初啊,妳可是名門之後,是江南大俠的女兒啊,怎能與

一個年過半百的臭道士交歡!



妳忘了當初怎樣誅殺淫賊,怎樣剿滅亂匪,怎樣發誓與邪魔外道不共戴天了

嗎?



妳忘了妳在洞房之夜,含羞露怯地跟我說不喜歡女上位了嗎?



此時妳卻主動用妳的淫穴套弄一個又醜又老的混蛋!這就妳,還是妳們女人

都是這樣?!





2



篝火熊熊燃燒,坐在火堆旁的兩人正激烈地進行交合,若初雪白的身子蹲坐

在又老又黑的張提歡身上,形成鮮明的對比,那漆黑無比的大肉棒不停地陷入潔

白的肉體中,帶出許多白色泡沫,翻出許多嫩紅色的淫肉,現場淫亂不堪。



若初苦苦壓抑沒有呻吟,不過嬌豔欲滴的臉龐和泛起粉紅色的嬌軀出賣了她,

最后她越來越不受控制,開始哼哼唧唧起來。



張提歡得意地拍了她的翹臀,發出拍的一聲響,然后淫笑道: 我說小夫人,

貧道的雞巴大,還是你丈夫的雞巴大? 她聞言突然停止了蹲坐,迷茫的眼神逐

漸清晰,忽然鳳目圓睜,伸手從頭上拔出梨花钗,用鋒銳的钗頭直接向自己的脖

子插去,動作極快,看起來成心是想尋死,我大吃一驚,卻只是干著急,身上還

是一點真氣都沒有,看來方才若初上半身的穴道已經被巨大的刺激所沖開,而我

又心緒混亂,打坐不但沒有成效,還有走火入魔的迹象,我暗暗警醒自己,必須

保持心境穩定,才能救出若初逃出生天,不然人爲刀俎我爲魚肉。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躺在地上的張提歡突然右掌擊出,僅僅用掌風就將若初

手上的钗子打飛。



黑暗中的我看的目瞪口呆,張提先的這一掌平常人看不出什麽門道,只有內

中高手才知道其中的不易,要知道在極短的時間里凝掌成風絕大多數武林好手就

很難做到,而爲了不傷到人,張提歡居然凝風成針,將真氣之力聚爲一點,這才

打落了那致命的梨花钗卻沒傷到若初。



這種水平也只有接近先天境界的人能做到,看來他武功不在我之下。就算現

在我恢複功力和他堂堂正正對決,也難分高低。顯然此人在被我邀請到趙家的時

候隱藏真實的功力,讓我對他麻痹大意起來。



我不活了!被你糟蹋了,我還有什麽臉活在這世界上! 若初自殺不成,

哭喊著掙紮著要起身,卻被張提歡死死抱住腰肢。



小夫人,別想不開啊,貧道給你透個底,你這身子是世上罕有的純陰體質,

正常情況下只有和純陽體質的人交合才能生出孩子來,其他任何手段都是白搭,

湊巧的事,貧道正是純陽體質,咱們一陰一陽,天生具有極強的吸引力,小夫人

這才會控制不住自己和貧道交合,貧道也才會對小夫人念念不忘,想當年你初出

江湖,貧道在九華山見到你之后,就立誓要與你成就今日之歡,可惜當年貧道自

知實力不濟,不會入你法眼,這才抛棄正道,勤練采補之術,誰知功力未成,你

卻被趙羽那小子騙去結了婚,讓他白白玩了這許多年。 說到這里他大發感慨道:

幸而上天眷顧,在貧道功力突破之際,趙羽突然找到貧道要學習房中之術,貧

道這才有機會接近小夫人,小夫人千萬可別想不開,這可都是天作之合啊,要怪

就怪老天! 若初氣呼呼地說道: 雖然如此!我只想和相公生孩子,你這臭道

士算什麽東西! 接著又大罵起來,動手對這老道又掐又抓。



張提歡卻一點也不以爲意, 是,貧道本不是什麽東西,只要今天小夫人滿

足了貧道,萬一藍田種玉,這孩子生下來后到底是誰的,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

知,不會有其他人知道,我以后也不會再糾纏小夫人,就當今晚咱們做了一場夢

罷! 可是……… 若初正要說話,卻又斷斷續續說不清楚,原來張提歡主動

地將肉棒往上頂,劇烈的刺激讓她聲音越來越顫抖,抓打男人的兩只手也漸漸改

爲支撐身子不倒。



兩人頂了一會,張提歡突然加速,那肉棒瘋狂的進進出出,而若初的呻吟也

隨之加快起來,與急促的撞肉聲交織在一起,譜寫出異常淫蕩的曲子,最后兩人

同時尖叫了一聲,我分明看見嬌妻翻了白眼,香唾從紅唇滴落,拉出絲絲銀線,

嬌軀也抽筋似的哆嗦起來,我很清楚,若初這是陷入了大高潮。



這許多年來,我和她交歡無數次,只有了兩次出現大高潮,不是我性能力不

強,而是若初的確是極陰體質,尋常男人很難在她肉逼里支持一刻鍾,又加上她

的陰道層層疊疊異常艱深,正常尺寸的肉棒極難達到最深處,然而今晚的這一次,

她極其難得的大高潮卻獻給了認識不久陌生人,怎能讓我不肝腸寸斷?



此時若初粉紅的淫穴和黑色的大肉棒之間溢出了許多粘稠的液體,一看就是

張提歡射出的大量精液。



張提歡將若初摟起來,然后扳過身子形成兩人對坐的姿勢。若初看來已經失

神,任憑他的擺布。這一黑一白一陰一陽兩具身體糾纏在一起,看起來就像太極

圖一樣分明。



小夫人果然天姿國色不堪狂風鄹雨,這麽快就繳械投降了?哈哈,實話告

訴你,剛才不過是開胃菜而已,貧道的絕活還在后頭呢! 張提歡說完,抽出挺

拔的肉棒,甩了幾下,一時淫液飛濺,竟然有一滴落在我的臉上,我心如刀絞,

讓我感覺這不是淫液,而是劇毒一樣難受。



他接著將若初平放在鋪好的衣服上,然后伏下身子,分開她細長的美腿,埋

首在嫩穴之間,伸出長長的舌頭,也不顧精液肮髒,就這樣吸允舔舐起來,不一

會,若初果然又開始細細地嬌喘起來,待到她再次動情,張提歡挺著肉棒再次插

入肉穴之中抽插起來。



這一次他全程主動,一會兒用后入式,一會兒用側交式,甚至把雞巴放入若

初的口中。



我多麽希望若初能一口咬斷他的罪惡之根,可惜若初居然伸出嬌嫩的小舌頭

爲他舔舐起來,要知道我平常要她口,求也要求一個時辰她才答應!



這一晚,若初爲又丑又老的臭道士獻出了三次大高潮和無數小高潮,被足足

射了五次精液,小肚子似乎都鼓了起來,我能看見她的肉穴紅腫起來,整個人也

被肏的如同軟泥一般,穿衣服都是那老道幫她穿上。



后來張提歡看見天色發白,點了若初的睡穴,然后整理好衣衫,竟一步一步

朝我走來。



怎麽樣?趙大俠,今晚看的過瘾嗎? 他邪笑著說道,又突然一把抓住我

的命根子。最后失望地道: 貧道以爲你看了一晚春宮你的雞巴會很硬,之前好

多丈夫看我操他的老婆都會這樣,沒想到你是個另類,看來你是真的傷心了…



…不過沒關系,你不是還有六位夫人嗎? 我的確沒硬,因爲憤怒和傷心全

部占據我的心靈,複仇的火焰燒的我生不如死!



我狠狠地盯著他,試圖用眼神將他分屍。他卻渾不在意,一個勁笑道: 貧

道這個陣法是專門對付高手用的,其實大部分暗器都是無害的木棍和竹簽,只是

其中摻雜了一些帶有劇毒的匕首和銀針,高手一般都是聽風辨位,對所有襲擊自

己的東西都是全力以對,再厲害的人也有真氣耗盡,精力不濟的時刻,所以你一

旦踏入這個陣,就注定要中招,貧道常年行走江湖,每次在野外歇息都會在要道

布置這樣的陣法來防備人獸,沒想到這次落入陷阱中的是你!真是老天開眼,無

量壽佛! 我想破口大罵,卻連嘴巴都張不開,只有兩個眼珠子可以轉,他見了

我的窘迫樣,笑著從兜里掏出一粒紅色的丹藥強行喂我吃下,然后在我身上拍打

了幾下,檀中穴的暗器瞬間被拍落,頓時覺得全身氣血充盈,我終于能動了,二

話不說,我用盡全力一掌拍向他的胸口,依照以往經驗,這麽近的距離,我能一

掌將金石打的粉碎,就連先天高手也未必能承受我這一掌。



然而他不避不躲,也不運氣防御,就這麽硬生生地接了我這一掌。



讓我驚奇的事發生了,他接了我這一掌之后,居然毫發無損,面色無恙。



只見他哈哈大笑道: 你就別費心思了,吃了貧道的攝魂丹,大羅金仙在離

貧道二十步之內也會法力盡失,更何況你一個區區凡人,你現在打貧道,就像小

姑娘給貧道撓癢一樣! 我不信,接連打了他好幾掌,他依然毫發無損,我冷汗

俱下,果然發覺丹田真氣盡失,越靠近他越是如此,然而我還是不信邪,改用拳

頭朝他臉上砸去,他登時動怒,護體真氣散出,反而將我彈飛開來。



不要給臉不要臉,要不是貧道顧忌若初對你的感情,貧道現在就將你碎屍

萬段! 張提歡終于收起僞善的笑容,露出惡狠狠的樣子。



我也終于認命,呆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一時萬念俱灰,自暴自棄起來,大

聲對他罵道: 你現在就殺了我,不然我甯願自盡也不會受你擺布! 他沒好氣

地沖過來對我道: 小子,要想活著複仇的話,你現在得聽我的命令。等會若初

醒來,你要裝著什麽事都沒發生,還要聘請貧道爲你家永久的幕僚,常駐你家,

如若不然的話,貧道先將你剛出生的兒子殺掉,再殺光所有趙家的人,讓你一生

事業付諸東流,而你只能像個廢物一樣眼睜睜地看著妻兒一個個死在你面前!

我想起剛出生的兒子,心頭立刻一顫,生怕他喪心病狂做出這件事來,只得先答

應他提出的條件,他滿意地點點頭道: 別耍什麽花招,貧道現在殺你如屠豬狗

一樣,你要是死了,你的妻兒也只能憑人蹂躏罷了。 真是一招受制于敵,步步

皆輸,這張提歡的意圖再明顯不過,他是想借此機會與若初保持肉體關系,最后

讓她從肉體到心靈都臣服于他。



我現在也只能窮盡辦法對付他,讓他的美夢破碎,只是一時還想不起有什麽

辦法來對付他種在我身上的攝魂丹,或許我的師傅師兄他們有辦法,看來只能找

個時間溜出去,江湖之大,一定有人有辦法來破解他的歪門邪道,想到這里我落

魄的心情才漸漸轉好。



這時若初終于醒了過來,看見我兩同時出現在她面前,登時愣在那邊不知如

何是好。眼睛慌亂地朝左下角看,我順著她的眼神看過去,那地方正是昨晚她和

張提歡苟合的地方,看來她醒來后見到我的第一想法是掩飾昨晚的罪惡,而不是

向我坦白,我爲此心中又是一疼。



張提歡連忙向她笑道: 貧道今早外出化緣,正巧遇到張大俠四處尋找小夫

人,因此將他帶了過來。小夫人以后記得外出和張大俠打個招呼,你看把他急成

什麽樣子? 若初又是愣了一下,這才收起心事,拿出繡帕拍了拍我身上的泥土

道: 奴家不是命人告訴你了嗎?一會兒就回來,瞧你擔心成什麽樣子,這是從

那里滾了一身泥。 我努力壓抑住心中的悲憤,敷衍了兩句,就帶著若初往家里

趕,並在途中告訴她雇張提歡爲幕僚的消息,若初聽了卻十分憤怒道: 這個老

道什麽都不會,雇他何用? 我聽了不禁暗罵她做作,要真那樣討厭他,爲何昨

晚卻那樣淫叫,現在說話聲音都有點啞。



你嗓子怎麽回事? 我突然問道。說這話的時候我仔細盯著她的臉。



昨晚受了點風寒而已,多謝相公關心。 她毫不猶豫地說道,臉色十分平

靜,要不是我昨晚親眼所見,還真能被她給騙了,女人啊,真能裝!



就這樣,一路上我和若初並行在前面,張提歡跟在后面,若初幾次想和往常

一樣牽我的胳膊,都被我輕輕推開,她卻不依不饒地繼續挽著我的胳膊,我還是

不忍心傷了她的心,推了幾次后,還是讓她就這樣挽著,不過我卻全然沒有了以

往被伊人依靠的自豪感,自始自終都覺得胳膊被一條毒蛇所殘繞,所吞噬!恨不

得立刻丟下她逃跑!



她也感受到今天我的心情不太好,不過她認爲我只是爲了不辭而別而鬧情緒,

殊不知,昨晚她的丑態被我看的干干淨淨。



終于回到家,我感覺這條路走了好遠好遠,好累好累,當千姿百態的夫人們

迎出來,我終于松了口氣,一下子摔倒在暖玉溫香里,不過這只是一刹那的放松,

緊接著我從溫柔鄉中彈射起來,死死盯著后面的張提歡,只見他故作高深莫測的

樣子,一身道袍隨風而起,看起來清風道骨,眼角卻不時飄向衆位夫人的胸部,

我登時寒毛直立,昨晚的一幕,絕不能再上演!



一瞬間,我有些后悔,后悔當年娶了如此多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