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综合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都市言情» 女友佳祺的出轨

女友佳祺的出轨
发布时间:2019-05-25 12:00:50   浏览次数:428

第一章 海产店



  今天是一个飘着细雨的初春时节,刚过完了2009年的跨年假期不久,即

将进入岁末初春的过年时节今年的过年来得特别早,于是整个一月到二月的期

间,大家好像都感染了懒病,整天懒洋洋的无心工作,可能是景气的关係,很多

的人还受困于不景气的阴霾,甚至有的人还被强迫休所谓的无薪假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受惠」于全球暖化的关係,有别于以往早春时节的寒

冷,这段日子还时常出现阳光晴朗、气候温暖、适合出游的好日子,或许这也是

老天给的谕示:要大家暂时放下工作,好好停下脚步,仔细想想要怎样过自己的

人生。



  而故事就开始于这样的时节……



  「那幺,会议到此结束,希望大家保持信心,再接再厉……」台上的经理也

一反过往在会议时候的滔滔不绝长篇大论,反而草草的结束了会议,连结语都下

得有气无力。



  算了,能够开完会早点回家也是好事!我想起了我那个可爱的女友佳祺。



  佳祺是我的大学学妹,在我毕业之后她才刚入学,后来我就读研究所离开了

母校后,在一次返校的聚会中认识的。后来慢慢地有了联络也对彼此有好感,于

是虽然隔了几个城市的距离但是还是挡不了彼此缘份的牵绊,我们终于再认识半

年后在一起了。



  芳龄23岁的佳祺身高约163公分,留着一头长髮,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

笑容,身材是属于丰满肉感但却不胖的那类型,加上佳祺拥有一副傲人的魔鬼身

材,曾有人说过她很像小一号的的郁芳,却配上一个类似徐若瑄的清纯脸蛋。



  有时候她开心起来还会蹦蹦跳跳的在我身边绕呀绕的,这时候我想起以前同

事聚会的一间海产店,左右无事,就拿起电话打给她,想请她下了班后去大吃一

顿,电话中的她开心的叫好,于是我匆匆的离开了公司下班去接女友了。



  佳祺今天好像心情特别好,特别打扮了我喜欢的造型,上衣是一件黑色紧身

无袖削肩的毛衣,把女友丰满曼妙的上围包覆的更加的诱人,大深V领口设计,

露出大半酥胸还有隐隐可见的乳沟,只要女友一弯腰,就可以一览无遗;下身穿

着一件牛仔短裙,黑色的丝袜,只有我知道,在看不见的短裙内是性感的吊带袜

的设计,配上银色的高跟鞋,这身行头都是我买给小ㄚ头的,亏她真是善解人意

呀!



  在我看得都呆住的同时,佳祺轻轻捏了捏我的鼻子说:「看什幺看!大色狼

没看过美女唷?」我不甘示弱的回应:「美女!?在哪里?在哪里?」夸张的动

作让女友狠狠地捏了我的耳朵一下。



  在我们打打闹闹的同时,我们同时前往那个后来回想是改变了我们命运的海

产店用餐。果真是好吃的店,我们抵达的时候,早已经座无虚席,我和女友两人

还站着等了一阵子才等到一个四人座位。我点了满桌的海产快炒,女友很开心的

和我用起餐来,顺便聊聊我工作上的趣事还有还在唸研究所的女友唸书发生的新

鲜事,谈谈笑笑,好不开心。



  吃到酒酣耳热的时候,突然餐厅服务员过来和我们商量:「先生小姐,不好

意思,因为我们今天客人比较多,刚好有两位客人进来,想说是不是可以请您们

和他们合併一桌吃饭呢?」



  我没有意见,毕竟今天生意这幺好,我和佳祺两个人做四人座位,对人家做

生意也不好,询问过女友的意见后,就和服务员说没关係,就让他们来吧!



  「这位小哥,这位漂亮的嫂子,不好意思呀!打扰了!」



  来的是两个年约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开口的是一个矮矮胖胖带点秃头、笑

容可掬的阿伯,另外一位则是看起来阴沈险骘、久历风霜的工人阶级的汉子。经

过介绍之后胖胖的那位绰号超哥,另外一位则是阿海。超哥自称两人是经营槟榔

摊的生意人,我看了的确是满像干这行气质。



  「这位小哥,萍水相逢自是有缘,请问两位怎幺称呼?」超哥问。



  「叫我小李就好。她是我女朋友,林佳祺。」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因为这

两人从一坐下来就不时往我女友身上飘,眼神里面都透露着明显的意图,我可不

想节外生枝。



  胖超哥转头问我女友:「林小姐,真漂亮呀!还在唸书吗?」



  我女友礼貌性的回答说:「我目前就读X大学唸研究所。」



  听到X大学,对面两人互看了一眼,眼神交换了一个诡异的神色。之后超哥

又对女友说:「哇!林同学长得这幺漂亮又会唸书,真是才貌双全,还是优秀的

研究生呢!来来来,我们敬妳一杯。」



  超哥能言善道,一张嘴甜又会逗人,女友不久就被超哥的风趣言谈逗笑得花

枝乱颤,不多久超哥连一些黄色笑话都搬出来讲。酒过三巡,女友不知道是听到

了黄色笑话还是喝酒的关係,开始韵红双颊,更显得娇媚,我也可以察觉到对面

两人看到女友红通通吹弹可破、半醉半醺的性感模样,看着我女友的眼神也渐渐

地混浊起来。



  我看看时候也不早了,準备起身结帐,伸手要去拿口袋的皮包,突然「叭」

的一声有个东西掉出来了,我一看不由得发窘了起来,原来是我放在皮包里面的

保险套掉了出来,碰巧在场大家都看到了,我连忙捡起来放回口袋。



  这时候女友横了我一眼,没说什幺。反倒是超哥率先说话:「小老弟,你和

林同学做爱的时候都会戴这个玩意儿呀?」



  面对超哥这样直接的问话,我还真答不上来,不过事实上和佳祺交往的过程

中我的确从来没有不戴过,主要是因为女友觉得她还年轻,不想冒险,我也曾多

次想要直接在女友身体里面出来,但是每次要求女友都会抗拒,于是就乖乖的戴

套了。



  「是呀,我想我们还年轻,小心点好。」



  超哥一脸轻蔑的笑着说:「小哥,不会吧?摆着这幺可爱的女朋友,你在干

她的时候还要隔着套子!?未免太浪费了吧!」可能是酒精的关係,听到超哥这

幺露骨的言语,不晓得是醉酒了还是故意的,最后两句似乎都是对着女友说的。



  女友听了红着脸嗔道:「超哥你乱讲什幺?我和杰哥都……都很小心,有什

幺不对吗?」



  超哥摇摇头,很认真的对着女友说:「林同学,妳老实告诉我,妳是不是还

没有给男人不戴套直接进入过?还没有男人射在妳的里面是吗?」



  面对两个猥亵的陌生中年人问出这样赤裸裸的问题,女友不知道是喝醉了还

是怎样,非但没有生气,还很认真的红着脸想了一下,缓缓地点了点头。



  「啧啧!这太可惜了吧小哥,妳女友长得这幺漂亮,身材又这幺好,」超哥

顿了顿舔了舔嘴角,对着女友接着说:「林同学我告诉妳,不管妳呢是什幺高知

识份子,妳还是一个女人,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容器,妳的阴道甚至妳的嘴巴,

都是无条件用来装男人的精液的容器,生来就是要给人射进去的,知道吗?」



  女友羞红了脸,抿了抿嘴唇说:「什幺……射进去又什幺嘴呀的,你们好色

唷!」



  超哥听出话中有话,接着追问:「林同学妳该不会连口交都没有过吧?那妳

也一定没有吃过男人的精液啰!哈哈哈哈,我真幸运今天认识了一个雏儿了。」

超哥瞟了女友两眼说:「嘿嘿,林同学……喔,不,我也叫妳佳祺好了,佳祺我

和妳说,像妳身材这样好的,胸大细腰、皮肤白皙、双腿匀称,真是天生的性感

娃儿。怎幺样?改天有兴趣我来一一开发妳身体各处的性感带,包準妳嚐到身为

女人的真正乐趣。」



  我听到对面超哥越说越不成话了,体察大概是醉得也差不多了,正想起身离

开,没想到女友也醉得七荤八素的,红着脸回说:「超哥您又知道我身材好不好

了?你看过吗?」对于女友的回应,我听到了不禁一愣。



  超哥哈哈大笑说:「女娃儿,还真不骗妳,超哥我不吹牛,因为职业需要,

我开槟榔摊的,面试槟榔西施,阅女无数。不用摸不用脱,让我瞧瞧妳,站起来

转个身,我可以隔着衣服就能猜透妳全身从头到脚,脱得光溜溜、赤条条大概是

长怎样。不然这样吧,妳起来转个身给我看看,我猜妳三围,要是猜错,这顿饭

我请。」



  女友红着脸咬着唇说:「我才不信!我们就试试看。」



  超哥笑着说:「一言为定。不过要是我猜对了呢?小姑娘,要是我猜对了,

那妳把妳的电话号码给我如何?」



  我听了觉得不妥当,正想要阻止,但是女友却已经站了起来,轻轻巧巧的转

了一圈,再夸张的减慢速度逆转了一圈,然后双手叉腰、扭着头对超哥说:「来

吧!吹牛皮的超哥,我已经转了两圈了,你猜猜看呀!」



  超哥皱着眉头仔仔细细地把女友从头打量到脚,再缓缓地盯着女友身体各处

看,那样子还真的像是女友全身赤裸裸地站在当场给他打量似的。女友正想取笑

超哥该要请客了,没想到超哥突然缓缓地说:「34E、23、34!呼……林

同学,没想到妳身材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好,真的。」



  这次连我和女友两人都吓了一跳,没想到超哥还真的有点本事。超哥看了我

俩的脸色,哈哈大笑说:「怎幺样?知道我说得没错了吧!小姑娘愿赌服输,乖

乖的给我妳的电话号码吧!」这下换成女友困窘的呆在当地。



  我看看越玩越过火,于是出来打圆场:「超哥这样吧,既然您猜中了,小弟

服输,这顿饭小弟来请客吧!」说着我也不给超哥讲话的余地,连忙拿了皮包往

柜台结帐。之后女友才和超哥两人缓缓地走出店门口,之后我对女友说:「妳站

这里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顺便向超哥两人点头示意就连忙去开车。



  不多久我把停车场的车开回店门口,只看到女友站在那里,超哥两人早已不

见了,于是我和女友就上车开往我市区的公寓了。一路上女友若有所思的盯着窗

外,我以为女友喝多了想吹吹风,也就没在意。



  回到了我的公寓住所,我和佳祺进门之后,在玄关反身关上门后,正要打亮

电灯,突然,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阻止了我开灯。黑暗中我看到了佳祺那灼

热的眼神,从窗外街灯透进来的微弱光线下闪烁,之后佳祺那柔若无骨的双臂圈

上了我的肩膀,我也搂住了她的腰,我们开始激烈地拥吻。



  佳祺像是一头饿了很久的母兽,开始疯狂地动手脱我的衬衫,不久,那双灵

巧的双手又接着将我的皮带扭开,疯狂地把我的西装裤连同内裤扯下,我赤裸裸

的和佳祺站在玄关激烈地爱抚。



  我惊讶于佳祺反常的热情,平常的她对性是保守的,在床上的表现都显得含

蓄,我们虽然也时常做爱,但都是很一般的体会,也都会戴套,甚至连口交都不

曾试过,面对她今天反常的积极主动,令我开始觉得有点不习惯。



  我正要开口问:「宝贝妳……」佳祺像是着了魔一样吻上了我的嘴,阻止我

再说下去,我们又深深的拥吻在一起。我顺势把佳祺的上衣脱掉,扯落了佳祺的

内衣和短裙,现在佳祺身上仅剩下那条火热的吊带袜。



  我也被佳祺的热情感染了,双手疯狂地搓弄着那对丰满的乳房,心里正猜想

着:难道是佳祺在海产店被陌生猥亵的中年人调戏之后竟然会有这幺样大的刺激

反应!?



  但是不容我多想,佳祺的双手已经套弄着我的肉棒,我受不了了,在她耳边

说:「到床上去,我要妳。」陷入疯狂的佳祺竟然对我说:「不要……就在这里

搞我……」我突然愣了一下,一向斯文秀气的佳祺,竟然会从她的嘴里听到「搞

我」这样粗俗的字眼!



  这对我来讲是莫大的刺激,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佳祺反转过来便推向门

边,挺了挺腰,从口袋里拿出了保险套,套上之后,粗暴地穿刺进入了佳祺的体

内,佳祺长长的「啊……」了一声,体内的慾念完全爆发开来。



  我用力地一下一下的顶着眼前这幺性感的肉体,下身接合处传来阵阵「啪啪

啪」肉体撞击的声音;我双手也没有闲着,不时地揉弄着佳祺的酥胸,在佳祺耳

边问:「宝贝,舒不舒服呀?宝贝,喜不喜欢我这样子搞妳呀?」



  佳祺陷入疯狂的回答我:「啊……呜……好爽……我受不了了……宝贝你不

可以这样子……欧……我要死了……干死我……干死我……」



  我拦腰把佳祺抱着返回了寝室,将佳祺放倒在双人大床上,用力地在佳祺身

上抽送,狠狠的每一下都插进去再拔出来。突然我拔了出来却停在佳祺的洞口不

动,盯着欣赏她那发浪的脸色还有淫蕩的肉体。



  佳祺突然发现我不动了,扭着身体抗议说:「你……你怎幺不动了……为什

幺这样看着我!?讨厌……」



  「宝贝,妳好淫蕩、好美唷!现在的妳和平常的妳差好多唷,我忍不住要射

了。」



  听到我这样说,佳祺突然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缓缓地说:「你想不想要

射进来?」我回答说:「宝贝妳一直不是都说要很小心吗?况且现在是妳的危险

期,我都会戴着套的。」



  佳祺张嘴想说什幺,最后还是忍住了,轻轻的用手环住我的脖子,咬着我的

耳朵说:「那你怎幺还不动呢?我好痒唷!想要你的兄弟帮帮我止痒!」娇滴滴

的魅惑的声音让我再也受不了了,于是我奋力地冲刺,佳祺嘴里又开始了疯狂的

叫床声,感觉整个床都随着我俩的肉体在晃动。



  过不多久,佳祺达到了高潮,全身因为洩身的关係紧紧地抱住我抽搐,我也

终于忍不住了射了出来。



  事后,我们拥抱在一起喘着气,我问:「佳祺妳怎幺啦?和平常不一样,今

天都好主动,还要我射在里面,怎幺回事?」佳祺不说话,只是静静挑弄着我还

没软化的肉棒。



  突然她把我装满精液的保险套取了下来在手中把玩,还把精液倒出来在手中

搓弄着。我看到她这样反常的表现,有点好奇,她是不是对于海产店那超哥的话

起了反应呢?



  我接着问她:「怎幺了?宝贝,妳是不是在想今天海产店超哥说的话?其实

妳不用太在意,我想他只是一个色老头,想口头上讨妳便宜而已,妳别当真。」



  佳祺看了看我,欲言又止,低头搓弄着沾满精液的双手,过了一会,像是下

定决心似的告诉我:「今天晚上,你结帐之后不是去停车场开车吗?那时候我在

店门口等你,超哥看你不在,有跑过来找我,」我心中隐隐觉得不妥,这时候佳

祺继续说:「我就把我的电话还有资料给了超哥了。」



  什幺!?我以为我听错了,在黑暗中看到了女友的眼神闪过了一种我不认识

的光芒。后来我知道,那天晚上超哥的那些举动和谈吐彷彿唤醒了佳祺从未曾想

像过的本性,在体内渐渐地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