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综合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行刑日記

行刑日記
发布时间:2019-05-27 09:15:32   浏览次数:535

原作:林真



  整理人:彭左賢



  提供者:Daisy at T2



  **********************************************************************



  這是林真的一份早期的作品,在箋花的網上面並沒有完整登載,好像在元元的圖書館也沒有完整的版本,只有《校園中學生》一段現在就把小弟能找到的比較完整的版本在這?貼出來。



  不喜歡這一類題材的前輩請不要看。



  **********************************************************************



  行刑日記(1)



  海藍色的天幕,白色的粉牆,聚光燈照射在粉牆上面,很像一個拍攝電影的攝影棚。



  「啪!砰!啪啪啪!砰砰!啾啾!啪啪!」響起了一陣爆豆似的槍聲。



  「哎呀!媽呀!打下面都有!」



  「哎唷喲!好肉酸呀!」



  「哎唷!哎呀唷!打人女仔小便!」



  「哎呀死囉!好衰呀!連人地胸都打呀!」



  「哎呀媽呀,為什麼打人女仔小便呀!」



  「哎唷死囉唔知衰!我死都唔放過你地!」



  「哎呀唔好!啊!死囉!好痛啊!」



  響起了一片嬌聲的慘叫聲,然後是喘著氣的呻吟聲和撲騰栽倒的聲音。看來這?正在槍決女人。從喊叫的聲音聽來,大概正在槍殺年輕的女人。



  蘇炳走進去的時候,剛好聽見了這一切。他很好奇地想看看究竟殺的是什麼樣的女人。他推開槍眼室的門,?面有三個粗壯的漢子,穿著短褲,赤膊,手?面拿著點22的自動手槍,正準備走出來。蘇炳看了他們的短褲一眼,沒有什麼異樣,他知道這些人都不像是喜歡幹這個的。三個漢子看見蘇炳肩膀上面的三顆星,立即立正行禮。蘇炳回了禮:「你們休息一下吧,善後我去啦,很久沒有進過行刑室了。」三個漢子放下槍,默默地走了出去。



  蘇炳拿起一枝槍,推開門,走上了行刑臺。在聚光燈下,他看到受刑人躺在那?了。臺上面躺著七個妙齡少女,都還沒有斷氣,仍然在掙扎著。蘇炳蹲到一個穿著白色TEE,藍色牛仔短褲,單辮的少女面前,她雙手緊緊地捂著陰部汨汨流出來的血,緊閉雙眼在無力地掙扎。她有著嬌好的面容,修長茁壯的大腿。



  「妳叫什麼?」蘇炳看得出來子彈並沒有打中她的陰蒂,因為她還沒有感覺到快美。



  「梁……維維。」少女吃力地喃喃了一句。這個妞身材還可以,就是不知道嚐起來怎麼樣,最可惜那些笨蛋竟然把子彈打在她的陰阜上面!蘇炳想著,把梁維維托起來,用手去摸她的左乳房。少女發出憤怒的呻吟聲,想掙扎,但全身無力,眼淚流了下來,閉上了眼。



  蘇炳感覺到少女小小的鼓鼓的乳房和在他的撫摸下而硬起來的乳頭,乳房軟綿綿的很舒服。他把TEE拉高,?面是一件很普通的吊帶式少女胸罩,大概是30以下的。蘇炳伸手到少女的背後,解開扣子,就把胸罩解開了,暴露出姑娘的雙乳。粉紅色的乳暈和圓圓的乳頭,乳房還很小好像剛剛膨脹,窄窄地向外伸展,底部還不是很圓,看樣子16歲都未滿。蘇炳盡情地搓撚著玩弄著,姑娘不禁發出舒適的呻吟,羞澀的臉更紅了。



  蘇炳把手移到下面,把少女的雙手分開。她的牛仔短褲是布皮帶的。他把皮帶鬆開,然後一下子就把拉鏈拉開,然後輕易地便把她的牛仔短褲脫了下來。?面的白色棉布少女三角褲襠部染紅了一大片,蘇炳很快又把姑娘的三角褲脫了下來。果然是一顆子彈打在陰阜上面,彈洞還在冒血泡。姑娘的陰毛很淺顏色,而且不很密,才從陰唇往上長,陰蒂細長的躲在比較長的小陰唇?面,分開她的雙腿,還可以看到星狀的處女膜。陰道有一點血流出來,大概是那一槍打壞了?面的器官,內出血。



  蘇炳用手指輕輕地去玩弄著姑娘的陰蒂,圓周地摩擦著,弄得少女呻吟著扭動身體,但又無力反抗。蘇炳悄悄地對少女說:「妳現在一定覺得不如早一點死了,不要再繼續受那樣的折磨了吧?好,我會成全妳的,而且會非常舒服的。」他把手槍對準姑娘的陰蒂扣了扳機。



  「啾!」一股血濺了出來!維維呀了一聲,全身一縮,開始作散漫的摩擦和性感的扭動,蘇炳知道她已經在體會少女獨特的快美感了,下一步就是抽搐和繃緊雙腿的快美掙扎,離休克斷氣也就不遠了,就來到另外一個少女前面。



  這個少女長長的頭髮沾濕了汗珠子,她穿著一件很緊身的TEE和黑色的短裙,子彈竟然打在她的腿上面,而右胸也中了一槍,打在乳房突起的地方,一看就知道不是乳頭,離乳暈還有一段距離呢。蘇炳喃喃了一句:「都不知道是幹什麼吃的!」這個少女有結實隆起很優美的乳房。蘇炳對準她的左乳頭部位開了兩槍,姑娘慘叫了一聲,全身卷曲著抽搐,臉紅著在罵,直到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在臺上面的少女全部都是趴在地上的,只有一個是仰面朝天的。她有長到肩膀的頭髮,而且穿著一件細帶的背心和很短的牛仔短褲。子彈打在她的不是鼓起的很高的乳部和牛仔短褲的襠部,但顯然看得出沒有打中乳頭和陰蒂,她還在抽搐。蘇炳把少女捂著胸部和陰部的手拿開,穿這種背心的少女他還沒有射死過,他拉高少女的背心,?面是一件無帶的乳罩,右乳給血染紅了一片。他把扣子解開,乳房也是沒有成型,鼓鼓地一點,粉紅的乳頭硬硬的。蘇炳也搓玩了一下,一邊就把槍對準少女的襠部扣了扳機,子彈撕開了她的少女裝牛仔短褲、陰唇,把死亡快美地送進去她的陰蒂了。血尿飛濺而出,少女扭動著身體呻吟著,蹬踢著優美的長腿直到斷氣。



  趴在這個少女傍邊的是一個短髮瓜子臉的俏麗姑娘,她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斷氣了。在TEE的左面隆起的地方有一團血跡,子彈正正釘進了她的乳頭。西裝短褲襠部是濕的——性感太強烈,不知道是淫水還是尿洩了出來。蘇炳暗暗讚了一聲打得真好。但他覺得大概是踫巧的,所以就去看第五個。



  這是一個有馬尾辮和少女背心裝、田徑短褲的健壯的少女。在她的短褲襠部一大灘血尿。蘇炳心頭一震,少女雙腿的腿繃直,腳尖也繃直,這是快美斷氣的樣子,難道,難道正好也踫巧打中陰蒂?他趕快把姑娘的短褲一拉下來,再把三角褲也拉下來,分開雙腿。她的陰毛濃黑,但小陰唇已經被撕開了,子彈從尿道打上去破壞陰蒂,非常專業的射法,血尿還在流。「不可能。」蘇炳對自己說。



  第六個少女也是細吊帶的背心,不過也是穿一件相同顏色吊帶的少女胸罩,在潔白的香肩上面有四條細細的帶子了,十分性感。她豐滿的胸部和白色牛仔短褲都有紅色的彈孔。蘇炳一眼就看到少女穿的是少女型的沒有棉墊的乳罩,兩顆子彈非常準,都打在她乳房隆起最豐滿的地方,雖然不一定打中乳頭,但起碼是乳暈了。牛仔短褲沒有脫,但可以猜得出來部位也差個八九不離十,一定是撕開了陰唇了。



  有點奇怪的是少女並不是快美休克而死的,她的樣子看來很甜美溫柔可人,短頭髮揚起在臉頰上面,還浮現隱約的紅暈。「死得真好看。」蘇炳對自己說。看來打這個少女的是高手,得跟他好好學習。



  他好奇地把少女的白色牛仔短褲的拉鏈拉開,然後把少女裝皮帶解開,拉脫下來,?面是一條普通的白色棉質三角褲,襠部雙層襠的地方一片血尿。他一拉下來,分開少女的雙腿,果然,子彈撕開了陰唇和小陰唇,斜向上射穿了陰蒂,打得十分爽和準確。陰道有血和淫水滲出來。他覺得奇怪,把少女的腳再分開一點,看清楚陰道,發現處女膜竟然已經破了,而且還是新的傷痕。她的陰毛不是非常密,順著陰唇兩邊生,很稀疏的,剛剛生上了陰阜。他想,難道有行刑的槍手在行刑以前姦了她?但好像她沒有傷痕,似乎是自願的?



  他把少女翻過去,發現她的牛仔短褲的後袋居然有一個小夾子,?面有一張相片,?面的她就穿著這套衣服,笑咪咪地和一個梳單辮的、非常俏麗活潑的姑娘在一起,望著鏡頭。照片的後面有一行娟秀的字體寫著:「不求同月同日生,但願同月同日死。蘇卿梅和王麗儀」,蘇炳不知道這個死了的少女是卿梅還是麗儀。他翻到前面,發現在前面的透明袋?面有一張學生證,照片上正是死去的少女正抿著嘴,望著他,姓名:蘇卿梅;性別:女;年齡:16;海岩女子第一高中。



  蘇炳趕快看一下第七個少女,這個少女並不是麗儀,她有一頭柔軟的披肩長髮,苗條修長的身體。她穿著工裝短褲和襯衣,還在掙扎,子彈打在她的右胸脯上,但不是要害,她還沒有斷氣。蘇炳分開她的雙腿,朝?面補了兩槍。少女慘叫一聲:「哎呀!殺女孩還要打人家……那?!」血尿突突地冒了出來,她扭動著抽搐,掙扎幾下就蹬直雙腿不動了。



  蘇炳走下臺,走進休息室,按了一下鈴。幾個軍人從臺的後面出來,就把臺上面的少女屍體?下去了。地板機馬上更換地板和牆壁。一個穿兩杠肩章的胖子匆忙地走了進來,向蘇炳行禮。



  蘇炳問:「下面還有人要殺嗎?」



  胖子看了看手?面的拍紙簿,「報告長官,有,還有10個,是少年宮舞蹈隊的,聽說長官要來,特地準備給您看的,您可是來早了……」蘇炳揮了揮手:「她們有多大?穿什麼衣服?」



  「都是17歲,穿練功服,就是健美服啦……」



  蘇炳皺了皺眉:「你們的行刑隊呢?我跟他們講幾句話!」



  蘇炳來到等候室,?面已經坐著10個穿著整齊的軍人了。他把壁上面的玻璃燈打開,在玻璃牆上顯出一個立體的穿健美服的少女的形象。他回過頭,看見剛才在行刑室?面的三個槍手也在,便揮手叫他們出來:「你們每人打一次給我看看!」



  「是!長官!」三個槍手應了。拿起前面的電子槍。



  「王力!」報完名之後,他舉手瞄準、發射,子彈在少女健美服襠部鼓鼓的地方留下了兩個彈洞。少女形象做出了一個很性感的姿勢,閉上了眼睛,表示死去。蘇炳按一下按鈕,牆上面的立體少女恢復了調皮的活潑樣子。



  「關防!」到第二個槍手瞄準發射,子彈在少女的右乳和襠部留下了兩個彈洞。



  「張炳林!」第三個槍手發射以後,子彈在少女的雙乳留下了幾個彈孔。



  蘇炳叫他們回去,就跟槍手們說:「我們的目的是打乳頭和陰蒂。你們看看這個模型。穿著健美服,好像很容易打,但並非如此。17歲少女的乳房大多數是挺拔的,所以最挺得高的地方就是乳頭了,跟19、20來歲的少女不一樣,她們的乳房多數下垂一點,乳頭不是在挺得最高的地方。她們穿的健美服最吸引你的目光的是襠部那鼓鼓的地方。但是,那並不是陰蒂,那是陰唇上面的陰阜來的,打中那?一點都不舒服,也不會打出快美高潮,要打下面一點,而且,如果你的子彈不撕開陰唇,是沒有辦法帶給她們無邊的快美的!明白?」



  「明白了!」大家雷吼一樣叫了一聲。



  槍手們進了槍眼室,做好了準備。門打開了,少女們走了進來。一個長腿的金髮女郎在指揮她們:「背靠牆壁,排成一行,雙手放在後腦,向前彎,雙腿分開……對,就這樣,到拍完了這個鏡頭,我說好了,妳們就可以準備做第二個動作……」



  蘇炳在想:「這個主意真不錯。女孩子一般都害羞做像這樣把乳房挺高,雙腿分開的動作的,但對于舞蹈隊的少女,這是她們日常表演的一部分,所以就不會太覺得害羞了。」



  他逐個地欣賞這些活潑鮮嫩的少女。每一個都那麼漂亮苗條,腿兒溜溜長長的,胸脯鼓鼓的,簡直選不出哪一個好打。他注意到了一個有點害羞的梳一條長辮的少女,可以看得到她的襠部的小縫隙,好像她的健美服窄了一點。另一個是一個長髮的少女,很標準的胸,腰,臀曲線,茁壯的長腿。還有是第十個,是一個胖姑娘,圓圓的臉,豐滿的胸,健康的美腿。她是梳側面的馬尾。



  在每一個少女前面地下的槍眼都打開了。少女們不知道,仍然是做著這個誘人的充分體現少女曲線的動作。



  「打!」槍響了。少女們全身一震,紛紛飲彈,發出一片嬌慘的呼叫,整個行刑室充滿了「哎喲」、「哎呀」、「媽呀」、「為什麼連人家的胸都射呀」、「呵唷!好肉酸唷」、「好痛呀呀」、「死衰格呀!」、「下流胚,為什麼打人家女孩下面呀!」等等含羞帶怒的少女特有的各種哀叫聲和臨死的罵聲。



  血柱一股又一股地從每一個姑娘的鼓鼓的胸部噴出來,同時也從她們的襠部噴出來,多數少女都是同時在乳房和陰部中彈的。那個長辮少女先是被打中了陰部,嬌吟著雙手去捂的時候胸部也迸裂出了血柱,在隆起的乳部上面濺出了殷紅的鮮血。子彈果然射進了她陰部的小肉縫?面了。她很性感地掙扎著,張開了雙手,扶著牆,慢慢地滑下了地。



  長髮少女左乳和陰部都中了彈,張開了嘴,扭動著身體很羞臊地哀叫著、抽搐著,軟綿綿地栽倒。胖姑娘的豐滿的乳部中了好幾槍,幾個血洞噴出了鮮血,連奶汁都射了出來,她一直叫著,一直到彎曲了雙腿栽倒在地上為止。中彈的少女們都表現了非常優美的舞蹈姿勢,顯出了各種各樣挺迷人的女性曲線抽搐著倒下。



  子彈的煙霧還沒有散去,蘇炳就一個箭步跳上了行刑臺。他沒有理會在臺上面性感地呻吟著、翻滾著掙扎和抽搐的少女們。他徑自走向那個長辮少女,因為她已經不動了。蘇炳把姑娘掩住下身的手拿開,愛液和血尿正汨汨地流出來,子彈真的正正鑽進少女的陰蒂的部位。他從姑娘的領口撕開她的健美服,暴露出還沒有完全發育完的雙乳,子彈精確地從少女的乳頭打進去,連乳暈都沒有全部破壞。蘇炳知道是誰的傑作了,他暗暗點頭稱讚。



  **********************************************************************



  海岩女子第一高中。在操場上,高三(1)班學生在上體育課。女學生們穿著白色運動短袖衫和藍色田徑褲。沈燕萍是她們的體育老師,她是一個22歲少女,跟她學生很合得來。她面向入口,學生們正排成三行橫列在做準備活動。



  當槍手出現的時候,燕萍發現了。她大叫著:「快跑!到更衣室去!別回頭看!」姑娘們一窩蜂地向更衣室跑。士兵氣極,「噠噠噠!」一串紅光在燕萍高高隆起的胸上留下了點點血柱!「啊呀!」她只來及慘叫一聲,雙手張開,頭向後仰,倒退踉蹌幾步,雙腿一彎就栽倒了。



  姑娘們跑進了更衣室把門鎖上,士兵一推不開舉槍就是一梭子!鎖打爛了。兩聲慘叫,兩個17歲女學生燕明和妍嫣被打中胸口,「哎呀!哎唷!」兩個女學生軟綿綿地仆倒了。其他少女嚇得亂叫!門被一腳踢開。



  「出來!」眾少女無可奈何,抱著胸部排成一排走了出來。



  士兵拉了6個女生背靠黑板牆站成一排:短髮的麗雲,珍珍;長髮的雪誼馬尾辮的蓮天,欣梅。她們都是胸部發育得很豐滿的女中學生。還沒有等她們醒悟過來槍就響了!子彈像潑雨一樣射進姑娘們鼓鼓地隆起的胸脯,噴濺出殷紅的血花染紅了她們少女的胸脯和胸罩。



  「哎呀呀!你們為什麼打女孩胸部!好肉酸啊!」雪誼扭曲了茁壯的腰枝慘叫了。她雙手抱住胸部,仰頭張開了嘴,然後咬著嘴唇彎曲了雙腿倒下了。



  「哎喲!死啦!好痛呀!」麗雲吐著血尖叫著。她捂住乳胸,羞紅了臉,緊緊貼著牆無力地滑倒在地下了。



  「啊呀!唔知醜!打人家胸!」珍珍是一個豐滿的少女,她羞澀地呻吟了一聲,羞紅了臉,雙手死死捂住乳房部位,血從指縫流出來了。她渾身顫著貼著牆軟軟地倒下了。



  纖弱的藝誼有著得很高的胸脯但纖細的腰枝,少女的鮮血當即把她雪白胸罩染得殷紅,她只慘叫了一聲「哎唷!痛死我啦!」就咽了氣。



  「哎唷唷!」蓮天把硬淨的胸脯一挺,向後彎了腰接受了子彈,正在掙扎著仆倒。欣梅被子彈打得貼在牆上只呻吟了一聲「嗯呀!」便閉上了眼彎曲雙腿栽倒了。



  士兵逼少女們拉開這6個少女倒在地上的屍體。很多人已經嚇得全身都發軟了,有人開始哀求,但士兵又拉了6個女學生站在牆邊。這次是英華、美玉、纖琴、美閩、青晴和巫賢。



  「噠噠噠!啪啪!嘟嘟嘟!」槍又響了,宣告了這幾個美少女的生命結束。子彈一個接一個打進姑娘們柔軟身體,帶出姑娘們顫抖的巨痛和女性特別的快美和飛濺的熱血。英華乳房噴出了一串血柱,美玉的褲襠部全染紅了,纖琴胸脯和陰部都濺出了紅花,美閩茁壯的胸脯留下了一列紅洞,青晴左右乳頭打穿了,開了兩朵小紅花。巫賢的短褲襠部染紅了,血從她姑娘家柔軟修長潔白的雙腿汨汨地流了下來。



  「媽呀!唔知衰!唔知醜呀!你們為什麼打女仔的小便!」



  「哎唷唷!好肉酸啊!媽呀!唔知衰!哎喲媽呀!哎喲唷!打人家胸都有!天啊!真下流啊!打人家女生胸和下身!」女中學生們慘叫著掙扎著捂住傷口抽搐著慢慢地栽倒。姑娘們倒在血泊?還蹬踢了好一會,才一個個開始斷氣。



  拖開她們的屍體以後又有6個女中學生被選中了。這6個姑娘有著茁壯的腰肢、優美的腰臀曲線,和修長潔白的雙腿。



  「噠噠噠!啪啪啪!砰砰砰!噗!噗噗!」可怕的槍聲又響了!姑娘們開始發出絕望的慘叫聲了!妙齡美少女們一個接一個中彈了。這次子彈專門鑽進姑娘們最羞地方——陰部。一列紅花在女學生們短褲的襠部地方下面開花,血尿順少女們大腿流出來了。所有小子彈撕開了她們陰唇直接打進了陰蒂或女性的尿道外口。有的子彈從姑娘的屁股穿出,有的則打進了子宮或膀胱。引起了少女們一陣憤怒叫罵慘叫,和從未體會過少女特有快美感快意羞辱和極羞臊的女性的感覺。



  「媽呀!好肉酸啊!」這是玫裳——雙辮蘋果臉的少女。子彈正打中她的小陰唇,連愛液都打了出來,她舒服地呻吟著仆下。



  行刑日記(2)



  **********************************************************************



  本文是林真早期的作品,比較粗糙,但喜歡林真作品的人還是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地方。



  本文充滿變態暴力,不喜歡此類故事的前輩請不要看。至於某些情節千篇一律,情色小說這個範圍已經限制了情節了,就算是正常的性交場面其實描寫都差不多,說的話也基本是那麼幾句。



  不過,小弟懷疑林真這篇小說不是用國語來寫的。因為故事?面的對話不像是國語,有哪位前輩可以看得出林真用什麼方言來寫的嗎?



  --轉貼人彭左賢注



  **********************************************************************



  「哎喲媽呀!你為什麼打女仔的小便!」這是馬尾辮的艷燕中彈了。子彈打爛了她陰蒂,一陣電擊般只有少女才體會到的特別快感傳遍她全身,令她全身酥軟不得不倒下。這個漂亮女孩子平時極愛乾淨,但這串子彈使這個整潔的少女再也無法整潔了,不但血尿射了出來,連大便都泄了出來,下身髒得一塌糊塗。



  「哎喲唷!打人家女生下身!」這是嬌媚的莉麗中彈了。她連眼淚都流出來了,用雙手捂住了下身,歪倒著雙腿,全身發軟,慢慢地栽倒了。她的血尿流到一地都是。



  「媽呀!唔知衰!人家小便都打!哎唷!」這是羞紅了臉的敏儀。子彈從她寬寬臀部穿出大股血尿,淫水從她緊緊的處女陰道滲了出來。她雙手捂著陰部,而她的手掌還可以感覺到陰阜處軟綿綿的,但她已經全身酥軟地浸在少女特有快美中慢慢地仆倒了。



  「哎唷!好肉酸啊!打女孩這?都有!真不知羞!」這是羞臊的泳琳。一隻小手捂住了羞處,血尿全泄出來了。她咬著嘴唇,想忍住那種奇怪的舒服感,但身體不聽指揮,一陣猛烈的快美感爆發,把她送進了永恆的黑暗。



  「啊唷唷!死啦!為什麼要打我小便啊!這樣鹹濕!」泳荷仰起了頭絕望地慘叫著。子彈打穿了她的衛生巾把她少女月經血和尿全打出來了。她胸脯發漲,一陣陣少女的羞澀感傳遍她全身,她罵著,抽搐著,很不情願地栽倒了。倒在血泊以後,還在不停地蹬踢。



  姑娘們一個接一個地踉蹌著栽倒掙扎,發出「咕……啊!」的斷氣聲。在操場這一角已擺了18具女中學生屍體。少女的血尿和月經血流了一地。她們有交叉雙手掩著胸,有死死捂著陰部。羞紅了臉。士兵開始脫掉她們衣褲了。



  「噠噠噠!啪啪啪!砰砰砰!噗噗!噠噠噠!啪啪啪!砰砰砰!噗噗噗!」在更衣室?響起了槍聲,子彈向高三(1)班女生剩下的少女射去!「啊唷唷!死啦!為什麼要打我小便啊!這樣鹹濕!」



  「哎唷!好肉酸啊!打女孩這?都有!真不知羞!」



  「哎唷唷!好肉酸啊!媽呀!唔知衰!哎喲媽呀!哎喲唷!打人家胸有!天啊!真下流啊!打人家女生胸和下身!」



  「啊呀!唔知醜!打人家胸!」



  「哎喲媽呀!哎喲唷!」



  「哎唷!沒羞!人家小便打!」



  「哎喲!打中我啦!真下流啊!」



  「啊呀!媽呀!我好辛苦啊!」女中學生們慘叫著、掙扎著,捂住傷口抽搐著,慢慢地栽倒。12個姑娘一個個體會了少女被槍殺的時候特有的羞澀快美感覺和子彈打穿少女最羞辱的部位時心理上面的巨大羞臊。流著淚、吐著血,掙扎著踉蹌著。幾分鐘以後女學生們全倒下了。一部分士兵在脫被打死少女們的運動衣、乳罩、田徑短褲和女三角褲,另一部分則繼續尋找其他女學生來射殺。



  三個士兵躲進了體操室,等著女生們進來。



  喬麗和喬潔是兩姐妹。她們一個17歲,一個16歲,長長的黑髮披肩,苗條的身體,修長的大腿。喬麗穿了一條橙色西裝的短牛仔褲和有一朵大向日葵花的T恤,而喬潔則穿了一條藍色牛仔短褲和一件藍色橫紋的細吊帶少女背心。喬麗是姐姐,高一點。但喬潔卻發育得玲瓏體態,豐滿可人。她們拉著手跑進體操房。



  「快點!姐姐!」喬潔嬉笑著。「等一下我嘛!壞丫頭!」喬麗追著。



  三個士兵從三個方向衝出。王力和張炳林一下摟住兩姐妹,麻醉巾一下捂住她們的鼻子,兩個少女還沒有來得及掙扎,就軟綿綿地昏倒了。三個士兵把她們?進墊子房,放在墊子上面。王力和張炳林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王力:「媽的,這麼水靈!」



  張炳林說。「我們怎麼分?」



  關防說:「你們倆一人一個吧,等一下有好的我再要。」



  王力說:「老關,真夠義氣!下面的好妞我一定讓你!」



  關防說:「你們好好享受吧,我到外面監視!不要玩得太久,藥力過了就不好玩了。」說完就走了出來。



  張炳林說:「好了,你要哪一個?」



  王力說:「她們的樣子很相像啊,大概是一對姐妹花,哈哈,真好,同時破瓜呀。」



  張炳林說:「未必是處女,不要太高興了。我看這個矮一點的身材那麼好,乳房顫顫的,肯定是姐姐了,我就要她吧!」



  王力裂開大嘴笑一笑:「阿炳,是不是從來沒有脫過穿背心的靚妞呀?」



  張炳林已經抱住了喬潔,貪婪地品嚐她少女柔嫩的雙唇的美妙滋味,他吻了喬潔很久,才把軟綿綿的姑娘翻過來,拉開她背心後面的吊帶活結,很快把她的背心脫了下來,又忍不住吻著和咬著姑娘雪白的頸脖、手臂和肩膀,深深地呼吸著姑娘身上淡淡的幽香。少女穿著一件樸素的白色少女裝交叉帶乳罩,並不是很大。他很快又把喬潔的乳罩解開,看了一下標簽,88公分。哈,小小年紀,真不錯。



  等喬潔的雙乳完全暴露出來,他才發現姑娘的雙乳雖然比較豐滿,但還沒有發育完全,底部還不是非常渾圓,上面聳起,而乳頭和乳暈還是俏麗的粉紅色。他朝王力那邊看了一眼,王力也把喬麗的上身脫光了。喬麗的雙乳比喬潔的圓一點,沒有喬潔的那麼高和聳得鼓,但乳頭的顏色深一點點,而且小一點,說明她應該是姐姐。喬麗的胸圍只有82公分,沒有妹妹那麼豐滿。



  張炳林解開喬潔的少女小皮帶,用力把她的牛仔短褲脫了下來。?面是白色棉布的少女三角褲,在褲頭橡筋上面還有一個很俏的卡通Hello小貓。他沒有再脫了,開始搓弄少女的雙乳,用嘴輕咬她的乳頭,輕啜她的乳頭,然後用舌頭捲著品嚐,把整個乳頭啜進去口?面使她變硬。同時,用手去感覺少女陰部鼓鼓的陰阜,粗粗的毛的感覺,稀疏的,然後從下面往上搔爬。



  少女有反應了,她呻吟了一下,雙腳分開了一點。然後他開始上下撫摸少女的陰蒂,一邊吮吸她的乳房和搓動她的另一個乳房。他看到少女襠部開始慢慢出現了一個圓形的濕印,慢慢地向下擴散--動情了!她的愛液流出來了!忽然,少女全身緊張,張大了口,呻吟著,淫叫著,雙腿蹬直。張炳林馬上加快了撫摸她陰蒂的速度,用力壓,哎呀一聲,少女夾緊了雙腿,全身顫抖著達到了高潮。



  王力在另一張墊子上面正專心地把喬麗的雙腿分開,把她的貼得緊緊的小陰唇一片一片分開,一邊撫摸著,一邊研究著少女的陰部:「怎麼看不到她尿尿的洞呢?呀,她也動情了,愛液流出來了!」他把喬麗的雙腿再分開一點,張開了她的陰道口,看到了粉紅色的處女膜,是星狀開口的。他再也忍不住了,抱緊這個苗條俏麗的少女,就向陰道插進去。



  少女仍然是昏倒的,不會配合,而且還是一個處女,陰道口非常狹窄,雖然很多愛液潤滑,但仍然很難插進去。他換了一個姿勢,用兩個墊子墊高姑娘的臀部,終於把龜頭插進了少女的陰道口,被處女膜擋住了。他就喊:「阿炳!我準備好了,你怎麼樣?我們一起給姐妹花破瓜呀!」



  張炳林原來已經把喬潔的三角褲脫下來了,也在姑娘的臀部下面放了兩個墊子。少女的陰毛順著陰唇薄薄地生上陰阜,還沒有鋪滿陰阜,而且顏色也不是很黑的。他看看王力身下面的姐姐,陰毛就黑一點了,但也是比較稀疏的。他也看到了塗滿了白色漿狀愛液的處女膜,是星狀開口的,他很容易就頂住了。聽見王力喊,便說:「好啦。你來喊123,我們一起!」



  「1,2,3!」兩個人同時往前一捅。「噗!噗!」兩個妙齡少女的臀部下面濺落了幾滴血花,可憐喬潔和喬麗姐妹倆同時失身了!



  王力和張炳林同時感受到少女陰道?面熱熱的,緊緊地包裹住,說不出的爽啊!他們馬上衝刺。喬麗因為身材修長,陰道比較長一點,王力全身送到盡,才捅到她的子宮頸口,所以每一次進出運動,都可以順便吮一下少女的乳頭,舒服又銷魂。喬潔呢,陰道比姐姐短,但更有彈性,非常緊,夾得死死的,如果她不是已經來了一次高潮,陰道鬆弛了一點,恐怕還會更緊的。



  張炳林看著少女俏麗的面容,姦著這個如花似玉的妙齡少女,而且抱著豐滿渾圓滑溜的嬌軀,哪?支持得久?他只覺得一陣快美的熱流從龜頭的尖尖直衝上腹部,然後兩個睾丸猛烈收縮,他大叫一聲:「啊!我射給妳啦!」十分快美的昏暈狠狠地一擊,他借著這個勢用力一插,捅在喬潔的花心?面,大股濃熱的精液就隨著極度的快美一下一下地射進了這個16歲少女的子宮。他緊緊地抱住少女,直到最後一滴精液停止了噴發,灌滿了姑娘的陰道,從縫隙?面汨汨地流出來,才從少女的身體拔出來。喬潔的臀部下面墊著一灘精液和她的愛液。



  王力還沒有射,他慢慢地享受著姦汙這個美女的快樂,他吻著喬麗的嘴唇和乳頭,盡量延長舒服的時間,同時也玩弄著姑娘的陰蒂,令喬麗嬌喘籲籲。她畢竟只是一個17歲的少女,哪?能承受這樣的性快美?她很快嬌呼一聲,陰道一緊一緊地,流出了大量愛液,然後是一陣扭動的蹬踢和緊張之後的放鬆--高潮來了。



  王力在她的長腿上面一磨,再看到姑娘享受的樣子,哪?還忍得住?一股熱流直衝出來,向著最快美的高峰進犯。他用最後一分力氣,一下子吻住姑娘的雙唇,用力一吸吮,就射精了。快美的浪潮一波波地把熱辣辣的精液射進喬麗的子宮,王力用盡全身力氣乘著每一下射精用力地捅,把最後一滴快美的精液都射進了這個嬌媚的少女的身體?面才塌陷在她的身上。



  王力和張炳林過了一陣才恢復過來,兩人還貪婪地全身摸著兩個美女。關放進來說:「快給她們穿上衣服吧,藥力快過了!」



  三個士兵七手八腳地為兩個姑娘穿好衣服,喬麗的吊帶式乳罩一邊的帶子都還沒有穿好。



  兩個少女醒過來了。「怎麼回事呀?怎麼會這樣的?」喬潔覺得好像自己的衣服有點零亂,而且下身有點濕濕的,還有點痛。她朝更衣室跑去。



  「等一下!妳怎麼弄得我胸罩一邊帶子脫下來了!」喬麗埋怨著妹妹,然後站起來想整理好帶子再追她。不過,喬麗再也不需要整理她的胸罩帶子了!



  「啪啪!噠噠!」瞄準兩姐妹槍響了!一串紅光先射透了喬麗的陰部打穿了她的橙色的西裝短褲,鮮血飛濺。然後又打中了她微微隆起的左乳房,濺出一串血花!



  「哎唷喲!媽呀!死啦!這麼壞!人家女生小便和胸都打!」她慘叫一聲,雙手捂住下身,皺著眉頭,張著口,搖晃著,軟綿綿地栽倒在地上。再次襲來的難忍的快美立即彌漫了她的全身,蹬踢開始了。



  喬潔驚叫:「姐姐!妳怎麼啦?」但她自己立刻就明白了!「哎呀!」一聲慘叫,喬潔那16歲的乳房也被一排子彈打穿了!幾個子彈鑽進了她的隆起的乳部,乳頭和乳暈都被打爛了。殷紅的少女鮮血噴了出來,因為她的乳峰打起來太爽了!她還沒有來得及掙扎,下身一熱,一串子彈又射透了喬潔的陰戶,把她才16歲的陰蒂、女性尿道外口、膀胱、子宮全打爛了。她又酥又麻又羞又痛,血尿順姑娘潔白的大腿流瀉。



  「媽呀!唔知衰!人家小便都打!」她也體會到姐姐的姑娘家最羞地方被子彈打中的味道了!兩個少女搖曳著、掙扎著先後栽倒了。王力和張炳林神色黯然地看著喬潔茁壯的雙腿顫抖著蹬直,先咽了氣。然後是喬麗,全身一陣緊張,在快美高潮中也吐出了最後一口氣。兩個鮮嫩可愛美麗的少女就這樣魂斷。



  許艷桃也是一個高中女學生,剛過16歲。她有著漆黑的長髮,柔軟地鋪在肩頭上。她艷若桃李,臉蛋像鮮花一樣的笑臉。她穿一條牛仔褲,一件少女背心裝,蹦蹦跳跳地跑進來了。一雙潔白的長腿很結實。剛進門,麻醉巾就蓋住了她的鼻子,姑娘雙腿一軟,昏到了。



  「嘻嘻,現在輪到我享受你啦,小美人!」



  關防太喜歡了,因為這個少女比喬麗和喬潔都漂亮。他把艷桃的背心裝向上一推,原來姑娘?面是真空的,沒有穿乳罩。太好了!他盡情地吮吸著少女帶著乳香的顫動著的粉紅色的乳頭,圓錐型不是非常豐滿的乳房,在乳暈下面還是有一點硬硬的。他一邊吻著少女,一邊解開她的牛仔短褲的少女裝布皮帶,把短褲拉下來。?面是一條晴綸的粉紅色三角褲,襠部的地方已經濕潤了。



  他玩弄著,把手指深探幽溝?面那銷魂的電源,少女開始張開嘴呻吟,而愛液也慢慢濕透了她的少女內褲。他一下就把艷桃的三角褲拉掉,分開姑娘結實的雙腿,一下就插了進去,那薄薄的處女膜應聲而破了。雖然艷桃的處女膜立即被捅穿,但因為她已經非常動情了,陰道十分濕潤滑溜,而且緊緊地包裹著關防。



  他摩擦著潔白結實的少女大腿,抱緊了美艷苗條的16歲少女盡情地衝刺、抽插,那銷魂的快美舒服越來越高漲,他知道快不行了,于是一下吻住的艷桃的雙唇,盡量把身體捅到姑娘陰道的最深處,然後全身一震,「射精啦!」他大叫一聲,把一股一股濃濃熱熱白色的精液射進了少女的子宮?面,灌得滿滿的!



  關防射完精以後,艷桃的藥力開始恢復。他一下又把麻醉藥巾捂在少女的鼻子上面。「嘻嘻,他們真是蠢,只玩一次,看我來兩次!」他繼續玩弄艷桃的電源,心?面想:這個靚女真是厲害,玩得她那麼厲害都好像沒有到達高潮。看見她俏麗的臉孔,紅紅的雙唇,微微張開在呻吟,就把小老二塞進去她的口?面。艷桃的小嘴居然一張一合地含起來,小舌頭還會在?面亂攪,一下子就把關防弄得又怒漲起來。



  他抱著艷桃的頭,撫摸著她潤滑的長髮,盡量地捅進她的喉嚨深處,啊!給妳!他的睪丸緊縮,又是一大通精液灌進了少女的喉嚨!盡情地射呀射呀,直到軟耷為止。連最後一滴都給艷桃的小舌頭添乾淨了。藥力又快過了,關防很快為艷桃穿上衣服,最後摸了摸她的雙乳,她的長腿,才依依不捨地退下,準備好射殺她的子彈。



  艷桃站起來,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她突然發現倒在地上的少女屍體,艷桃大吃一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喬麗倒在地上,兩腿伸直分開,一大灘血染紅了她橙色西裝短褲,血還在流出來。喬潔頭枕在姐姐的小腿上,乳部和陰部也是一片鮮紅,她仍然捂住短褲襠部。艷桃剛要叫,「啪啪!」槍就響了!可憐這個美麗的少女也難逃毒手!



  「啊唷!媽呀!好肉酸呀!哎唷喲!不害羞!為甚麼連女仔的小便都打!」艷桃羞紅了臉尖叫了一聲。子彈先射穿了姑娘的牛仔短褲檔部,血尿像噴泉一樣射出來順大腿流下來,她用雙手捂住向後踉蹌了幾步,咬住了嘴唇;但紅光又在少女隆起在背心裝下面的乳房打出了幾朵血花!



  「哎呀!」姑娘再慘叫了一聲,口一甜,鮮血湧上了她的喉嚨,吐了出來,連剛剛吞下去的精液也嘔了出來了。關防有點可惜地看著剛剛才在他身下輾轉享受快美的小美人,如今卻在羞臊的子彈穿身之後掙扎了!看著她軟綿綿的身體發顫,彎曲長長的,潔白的雙腿慢慢地栽倒了。她抽搐著,掙扎著,直到斷氣。嬌魂飄渺。



  殷蓓、殷殷、殷蕾是三姐妹。殷蓓17歲,殷殷16歲,殷蕾15歲。她們都是美麗的少女,有著修長的身體,長長的黑髮和茁壯的腰枝。三姐妹剛進來,還沒有弄清怎麼回事,槍就響了。子彈先打穿了殷蕾的迷妳裙,一股血尿迸射出來,順著姑娘的大腿流了下來!



  殷蕾尖叫了一聲:「啊唷!姐呀!好肉酸啊!」便用雙手捂住了陰部,彎低了腰向後踉蹌了幾步。少女的嬌羞快美令她全身顫抖,她只不過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女中學生,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快美,也從來沒有體會過少女獨特的性快美的感覺,她只覺得這個感覺挺舒服,挺奇怪的,全身都會發麻,發軟,發熱,她忍不住了,只能嬌吟著掙扎著軟下來。尿泄得她的女三角褲一片黃色。



  「哎呀妹妹!妳怎麼啦?」殷殷上前扶她,但一串子彈從她寬寬的臀部下方順少女腰臀曲線射了進去,又從殷蕾的迷妳裙再打了進去!殷殷繃得緊緊的少女牛仔褲前後都濺出了血花。兩個嬌羞少女的全身猛烈地顫抖了一下。殷殷是一個懷春少女,對她自己的性感覺有一點覺悟了,那奇怪的女性身體的快美感立即把她全身弄得非常酥軟!



  「啊,怎麼可以這樣舒服,怎麼可以這樣羞臊的!好羞呀!」她的臉飛紅。



  「啊唷!媽呀!好肉酸呀!哎唷喲!不害羞!」她們同時又中彈了!又鹹又羞的少女的特有的感覺昇騰了。她們摟在一起,抽搐著、呻吟著,準備倒下。



  殷蓓叫著:「妹妹!」撲上前去救兩個妹妹。這個單辮17歲少女忘記了自己也是一個嬌羞可人的女學生!「噗噗!啪砰砰!」子彈阻止了姑娘,在她顫動地隆突的乳房上釘進了兩朵紅花,也在她的美琪女褲的襠部打出了一團血花。



  「哎唷呀!死囉!這樣鹹濕!連人家的胸和小便都打!」她哭了。少女的快感伴隨著漲隆乳胸的巨痛湧滿了她少女的全身,她羞紅了臉,一下捂住陰部一手捂住乳部,眼看著兩個妹妹慢慢地栽倒在地上,亂踢幾下就斷氣了。自己也體會了少女羞辱和少女身體特有的快美感覺。殷蓓踉蹌了幾步,就軟綿綿地栽倒在地上,掙扎了幾下,就再也不動了。



  行刑日記(3)



  另一組士兵衝進了高三(2)班。拉了7個少女出去。剩下的女生要她們站在黑板前。23個少女顫抖著站好了。



  「打!」



  「噠噠噠噠噠!啪啪啪!」子彈朝姑娘們的乳房和陰部射去!



  「啊唷!媽呀!好肉酸呀!哎唷喲!不害羞!哎喲唷!打人家的胸都有!天啊!真下流啊!打人家女生的胸和下身!」



  「啊呀!唔知醜!打人家的胸!」



  「哎喲媽呀!哎喲唷!」



  「哎唷!沒羞!人家小便都打!」



  「哎喲!打中我啦!真下流啊!打人家的下面!」



  「哎唷!死囉!打女仔小便和!啊呀!我被打中小便啦!死鹹濕!」



  「哎喲喲!點解打人胸啊!」



  「媽呀!救命呀!好肉酸啊!」



  「哎喲!死囉!打中小便原來這樣肉酸!」



  「啊喲!好痛啊!打人女仔胸都有!」



  少女們慘叫著,掙扎著,掩住乳部和陰部,飛濺血尿,一個接一個橫七豎八地慢慢歪倒再栽倒在地上。地上躺滿了蠕動著抽搐著的女中學生,有的姑娘還在掙扎和呻吟,但不一會就開始聽見「咕……啊!」斷氣的聲音。少女們一個個死去了,血和尿流了一地。



  七個少女站成一排,她們已經看到倒在地上女學生屍體。這幾個少女是:短髮的劉伊靈,雙辮的王菊薇,單辮的李麗珊,馬尾辮的林思思,長髮披肩的張敏紅,陳綺琳,夢嘉。思思顫抖著說:「死啦他們打人小便!我穿著牛仔短褲肯定被他打小便啦!我最怕痛了點辦呀?」



  伊靈說:「傻啦,一打中就死啦!痛不了很久的!」說完,她挺了挺茁壯的胸脯,伸了伸她的長腿。她是一個挺樂觀的漂亮的少女,對什麼事情都不看得很重。



  菊薇哭著說:「為甚麼要打死我們啊?我不想死啊。」



  麗珊摟著她:「哭甚麼!讓他們看了笑話。別怕!一下就死了,來世做男孩就不會給他們欺負了。」



  敏紅說:「以為啦!打中小便要痛很久才死!我希望他們打我胸死快些。」



  綺琳說:「人人像妳就好啦!胸挺得這樣高!最衰我今天戴了胸罩了,不然打我胸也快死些。」



  伊靈說:「我穿了裙褲,不知道會不會打我小便呢?」



  麗珊說:「不會吧?一般是穿短褲容易打些吧?我穿短西褲,思思、敏紅、夢嘉穿牛仔短褲,我們肯要被打小便了。綺琳穿網球裙;難打一點,菊薇穿牛仔褲,她就好了。」



  菊薇哭著說:「好甚麼!我今天倒黴才穿長褲的,誰知!」



  綺琳說:「我也是啊!真慘!」



  麗珊說:「其實讓他們打小便更好,他們就沒法發現例假了。」



  兩個少女一齊罵她:「死啦妳!等陣先打死妳!」



  麗珊說:「如果我先中彈,我一定會告訴妳們痛不痛的。」



  夢嘉說:「等下如果我先中彈,妳們不要看我好嗎?我一定會很難看的。」



  敏紅說:「我們不看妳,讓我們永遠保持第一公主的美貌!」



  思思說:「誰也別看誰啦!核突到死!」



  「預備——放!」「啪啪啪!」羞辱的槍彈向嬌美的少女射出了!



  「哎唷!唔知羞!打人小便!」第一聲慘叫是伊靈發出的。她非常意外,因為她穿著裙褲都被打中陰部,而且打得那麼準,她甚至可以感覺到子彈擊中陰蒂的時候那酥麻的一刻!快美高潮立刻沖了上來。她裙褲的襠部湧出了一股血尿,順姑娘潔白的雙腿流了下來。伊靈向後踉蹌了兩步,羞紅了臉,雙手捂住,搖幌著,慢慢地栽倒了,大腿還在亂踢。下身一熱,尿泄了出來,臀部一抽一抽地拱動;抽搐了一陣,然後雙腿一緊,全身像高潮到來的時候一樣一挺,就不動了。



  這三槍打得非常準,當場把這個漂亮女學生打死了。



  「噠噠噠!」一串紅光鑽進了麗珊潔白的西裝短褲,血尿橫飛!子彈偏下了一點,直接從她的尿道外口打進去,尿全噴出來了,愛液也順著大姑娘修長的大腿流了下來,一陣極其害羞的感覺昇上來。



  「啊呀唷!好肉酸啊!死囉!好羞的感覺啊!」她踮起雙腳,羞澀地仰起了頭,雙手捂住襠部抽搐著掙扎,少女特有的快美令她不知道如何描述,她羞紅著臉享受。



  「噠噠!」



  「哎喲!連胸都打埋!」她慘叫了一聲,吐血了。她踉踉著,掙扎著順牆倒在地上,雙腳不停地蹬踢,直到死去為止,長長單辮拖在地上。



  「噠噠噠!」



  「哎喲唷!真的打我胸喔!」敏紅顫巍巍的少女乳胸噴出了兩朵血花,立即把姑娘的乳罩染紅了,她咬住嘴唇,閉上眼雙手掩住雙乳,扭曲了嬌美的面容,吃力地掙扎著。但一串子彈又射穿了她牛仔短褲那繃得緊緊的襠部的拉鏈下方,從鼓鼓的地方下面打了進去,把她的女外生殖部全破壞了。血尿馬上射了出來!然後,一陣少女特有快美感也湧了出來。她全身酥軟,祇呻吟了一聲,就慢慢地仆倒了。雖然她是一個運動員,有著強壯的身體,但子彈把她少女的身體破壞得太厲害了,死亡很快就降臨了。她絕望地蹬踢著,嗚咽著直到斷氣才停止。



  「噠噠噠!」



  「哎喲唷!打人家的胸都有!」



  「噠噠!」



  「哎呀!死囉!打小便啊!」這是思思,子彈打中她的時候,她還在看敏紅中彈樣子,想不到自己也中彈了。她乳頭和陰部噴出了血花和殷紅的血尿,她扭曲了臉,睜大了雙眼,不相信似地向後踉蹌了幾步,一陣少女特有的鹹羞感覺充滿全身,她吐了一口血,然後開始嘔吐,也慢慢地栽倒了。思思沒有敏紅強壯,她在地上抽搐了幾下,修長的雙腿亂踢幾下,就很不情願地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菊薇看見槍口向著自己,她心頭一震,知道自己女性生命即將結束了。她捂著臉大叫:「不要!」但「砰砰砰!」子彈在她牛仔褲的襠部爆出了一朵血花,她全身一震,陰部一熱,一股又鹹又羞的女孩的特別滋味昇了上來,她終於體會到了!



  「哎唷!死囉!打女仔小便喔!」她尖叫了一聲。子彈打穿了她的衛生巾、月經墊,再撕開陰唇,破壞了她女生殖部。血尿齊流。她全身發軟,羞臊著、抽搐著,一手扶著綺琳、一手扶著夢嘉,慢慢地倒了下地。她是一個強壯的少女,仍然一下下地在掙扎未斷氣。



  剩下的兩個少女看著女同學們一個個在面前倒下,嚇呆了。綺琳看到槍口對著自己下身,鼻子一酸,知道即將接受女性最大的羞辱了,就對夢嘉說:「別看我,我們看不到妳中彈的。」



  「噠噠!」



  網球裙冒出了一朵紅花。「嘟!嘟嘟!」微微隆起的胸罩噴出了幾處血柱!「哎唷!死囉打到人!哎喲喲!不害羞!」綺琳滿嘴鮮血,扭曲了漂亮的俏臉,雙手掩住陰部,向前踉蹌了好幾步,彎曲了優美的大腿,軟軟地跪倒,再向前噗通一下仆倒在地上了。她沒有怎麼掙扎,很快就斷氣了。



  夢嘉理一下她像瀑布一樣的長髮,她真後悔自己為甚麼要穿這件俏麗米黃的T恤和深藍色的牛仔短褲,讓她一雙長腿顯得特別茁壯,一雙乳峰顯得特別結實隆突。她聽見上子彈的聲音。



  「也好,就讓他們又打胸又打下邊吧,快死一點!」她想著,雙腿分開了一點。雙手捂住了雙眼,挺起了胸,等待著女性最羞辱一刻。「啪!」「哎唷!」夢嘉只覺得右乳頭頂住T恤地方被狠狠地一擊,一陣奇怪的巨痛伴著羞臊直刺陰部。



  「死囉!他們真下流,專打人家女仔乳頭!」她踉蹌了兩步想罵,但全身發軟,她用左手捂住乳房,血從指縫流了出來。



  「嘟嘟!」



  槍手們沿著走廊跑向遊泳館。一路不時會踫上一些避避不及,還抱著筆記本或者是書包的少女。於是,槍聲和慘叫聲不停,一個個軟綿綿的身體捂著胸部或陰部東歪西倒地栽倒在地。到處是一片片的血泊。作業本子,文具和女孩子的零碎物件像小鏡子啦、唇膏啦、衛生棉啦、衛生巾啦、紙巾啦,灑了一地。



  高一(4)和(5)班女學生正在遊泳館上遊泳課。21歲白媚是她們的老師。少女成熟的乳房、豐滿的臀部在三點式泳衣下顯得特別迷人,她是女學生們羨慕的對象。槍手一衝進去就把白媚抓住了,她拼命掙扎:「別殺她們!」她哀告著。



  (4)班的女學生們在沖身。七彩的泳裝下濕淋淋顯出15、6歲少女豐滿不一圓形的乳部輪廓。槍手們每人瞄準了一個女生,大屠殺開始了!女生們還不知道她們死期已至!



  「噠噠!」



  「哎唷!」蘋果臉衛佩玫第一個中彈了。她的花泳衣襠部噴出一股血柱,全身一震,羞澀地咬著嘴唇,雙手捂著陰部,踉踉著栽倒了。



  「噠噠!」



  「哎呀!不害羞!打人家胸!」張倩倩的俏臉飛紅,剛挺起胸就中了彈。子彈鑽進了她的少女胸型,她全身酥軟著,抽搐著,慢慢倒下。



  「哎喲喲!真下流,專打人家女仔乳頭!」這是趙欣靈。她修長的雙腿顫抖著,乳頭射出一股血花,染紅了姑娘的乳胸,她用雙手捂住,痛苦地掙扎著倒下了。



  「啊喲!唔知羞!打人小便!好肉酸啊!」這是林紅敏。苗條羞澀的少女被子彈打得轉了一圈。血尿飛濺,順她的大腿流了下來。她抽搐著,彎曲了雙腿,栽倒在地。



  「啊唷唷!死啦!為甚麼要打我小便啊!這樣鹹濕!」結實漂亮的梁嘉穎中彈了!只有少女才能體會到的特別的快美感湧了上來。她挺起胸,掙扎著。一串子彈又打穿她隆起乳房!「呀喲!這麼下流!」她倒退了好幾步,呻吟著,吐了血,軟綿綿地栽倒了。



  「哎喲喲!點解打人胸啊!」



  「媽呀!救命呀!好肉酸啊!」



  「哎喲死囉!打中小便原來這樣肉酸!」



  「啊喲!好痛啊!打人女仔胸有!」陳天雯、路靜蓮、黎欣薇、梁蔚妍,一個接一個中彈了!她們先後體會了妙齡少女特有的,極其羞臊的感覺。子彈在她們胸脯和陰部打出了血花!這幾個漂亮的少女正在懷春妙齡,她們慘叫著,很不情願地摟在一起,掙扎著慢慢地倒下了。



  「噠噠噠噠!」



  又有幾個女生飲彈了!她們是被稱為「漂亮一群」的嬌艷少女李莉閔、童聲微、王天天、李酈雯、魏飛飛、梁軍、曾鵑娟、曾佩芳、雷真真、鄺小茜和張菱玲。她們穿的泳衣是很耀眼的黃色,橙色,和紅色三點式少女遊泳衣。為了照顧有些少女乳房還未發育得很豐滿,乳罩都有海綿墊。不過這樣就更容易打中啦!姑娘們簡直就像沒穿衣服一樣。



  「哎喲媽呀!你們為什麼打女仔的小便!」



  「媽呀!好肉酸呀!哎唷喲!不害羞!為甚麼女仔小便都打!」



  「哎唷喲!媽呀!死啦!這麼壞!人家女生小便和胸都打!」



  「哎喲!打中我啦!真下流啊!」



  「唔呀!真下流啊!打人家奶!」



  「哎唷!死囉!打女仔小便和!」



  「啊呀!我被打中小便啦!死鹹濕!」



  「哎喲喲!點解打人胸啊!」



  「媽呀!救命呀!好肉酸啊!」



  「哎喲死囉!打中小便原來這樣肉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