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综合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女探姐妹花之程序員之死

女探姐妹花之程序員之死
发布时间:2019-05-27 09:15:32   浏览次数:650

警署休息室裡坐著個女人,嘴裡慢慢地嚼著口香糖坐在她對面的是個小夥



子,頭發蓬松,低著頭。燈光直照在他的頭上,他不敢?起頭。



“你說,你老婆是不是你殺的?”女人問他。



小夥子的頭微微?起,但還是不敢正視眼前的這個女人。



“你放心,只要你能拿出證據,就是一點點,來證明春蘭不是你殺的,我可



以幫你找個好律師。”女人口氣軟和了點。



年青人?起頭,望著眼前這個女人,眼裡含著眼淚,他還是沒說什麼。



女人站起身來,對著門外叫了聲:“小崔,把他帶下去,關到1號間。”



門外走來了一位年輕女警,她解下隨身攜帶的手拷給年青人拷上,把他押出去了。



女人坐下,深深地嘆了口氣。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A市大名鼎鼎的女探長江曉花,今天坐在她辦公室



裡的那個年青人是她的鄰居,確切地說是以前的鄰居,名叫張平。就在昨晚,他



的老婆,“一枝春”服裝設計公司的女程序員郭春蘭被人謀殺了。



第一目擊者是他們夫婦的鄰居,錢大篆,五十左右的男人,正是他昨天聽見



有人喊救命,帶著一幫鄰居衝進張平家。大夥兒只見郭春蘭頭撞在電腦顯示屏幕



上,白襯衣的背上全是血跡。鄰居張虎撥了警號,當警署來人時,屋外早堆滿了人。



經過現場拍照取證後,解剖師和助手把被害者?上車,留下的幾個人則展開



調查和保護現場,女警崔婷婷先找到錢大篆談話。



她問錢大篆:“你是怎麼知道這裡出事的?”



“我就住他們隔壁,今晚正在客廳裡看電視,突然聽到隔壁什麼家具搬動的



聲音很吵,於是把電視聲音調高了點。但不久我便聽到女人的喊叫聲,我把電視



聲音開低些後,有聽到兩聲尖叫,於是我跑出家門,在他們家的窗門口一瞧,發



現有人從他們家後門匆匆離去。當時屋裡不太亮,我沒看清楚他們,等我再往邊



角一看,春蘭的頭正頂著個電腦顯示器,我叫了幾聲她都沒應,於是我叫來了隔



壁的鄰居張虎一起把門撬開,當時就看見春蘭全身是血,張虎就去報警了。”



“你說的是‘他們’,那麼從張平家後們離去的應該不只是一個人了?”



“是的,我看到的是兩個人。”



“張平跟郭春蘭平時夫妻關系怎樣?”



“應該不錯吧,不過偶爾也會聽到他們爭吵,不過不是很多。”



“都為什麼爭吵?”



“也就是小吵小鬧的,夫妻嘛,磨擦總免不了的。”



“他們結婚幾年了?”



“三年了。”



“一直是住這裡嗎?”



“對,張平我是看著長大的。”



這時門外走進一個女人,來者正是江曉花。



“曉花。”錢大篆叫道。



“探長。”崔婷婷也叫了一聲。



“探長?”錢大篆好奇地問道,他打量著眼前這位他認識的女人,但是“探



長”,他實在看不出來。江曉花穿的是印著牡丹花的連衣裙,頭上戴著黃蝴蝶發



夾,身上散發著一陣陣香水味;再看看腳上,高跟鞋,還是紅色的,白色絲襪遮



蓋著修長的大腿,說是探長,倒不如說是一個陪舞女郎。他覺得自己是聽錯了,



但想想亦不可能,要不眼前的女警員怎認識她?



“曉花,你又升了?”他問道。



“錢伯伯好。”探長嫵媚地應了一聲,轉身對女警員說:“小崔,情況都了解清楚了嗎?”



“還沒呢,探長今晚不是跟馬局長參加國際合作交誼會了嗎?”



“去是去了,這膿包只知道喝酒,可沒幾杯就醉了,幸虧有我在,要不又要出醜了。”



“馬局長別的都好,就是愛喝酒,天下酒鬼都這樣。”



“嗯,我叫他倒也罷了,你可不能在他面前這樣叫哦,小心他吃了你。”



江曉花半笑半嚇地說。



崔婷婷並不害怕:“我才不敢呢,不過要是他聽到有人喊他膿包,肯定會發瘋的。”



“小鬼,什麼時候也學著繞舌頭了?”



這時錢大篆聽得不耐煩了,說話了:“兩位,我可以走了嗎?”



崔婷婷轉過頭來對他說:“你可以走了,不過如果我們或許還會找你的。”



“願意奉陪,不,不,我是說願意效勞。”錢大篆像是被什麼吸引住了,說話結結巴巴的。



等他走後,崔婷婷這才想起忘了問關於死者張平丈夫的事了。她想叫住錢大篆,但被江曉花擋住了。



“你是想問張平的事吧。”



“咦,花姐是怎麼知道的?”



“嗯,要不是為這事,我還真會讓那酒鬼纏著脫不了身呢!”



“花姐早就知道此事了?”



“嗯,局裡值班室打電話來說有人自殺被發現,從他口袋裡找得身份證,稱



是個叫張平的,報了地址之後我突然想到我以前就住在那裡的,果然是我熟悉的張平。”



“花姐就是去交誼會也忘不了工作啊!”



“你說得倒好,要不是要陪那酒鬼,我今晚早就回家了,好了,我們回家去吧。”



崔婷婷是外地來剛調來一個月,被分配到江嘵花手下當助手,兩人合作得十分愉快。



崔婷婷因為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住房,而局裡的公房暫時沒分配下來,所



以一直住在江曉花的家裡,這樣一來倒省了不少事,辦案傳叫、分析案情等都可



以在家進行。不過兩個女人住在一起,又都很年輕,難免會產生依戀之情。再說



崔婷婷膽子並不是很大,跟了這麼位專業軍校出身的探長,自然覺得受到了某種保護。



剛打開門,見地上有一封信,像是公安暗探送來的。崔婷婷打開一看,只見



上面寫著兩行字:“後天上午九時老K將同黃毛接頭,請派人來,具體地址明天告知。”



“都寫了些什麼?”江曉花問。



“哦,就是那些毒販子接頭的事。”崔婷婷答道。



“怎麼這些也送這兒來了,我們這裡可不是警署。”江曉花顯然有點生氣,



但很快就笑著說:“也難怪,警署裡找不著我們,就跑到這裡來了。”



“花姐,我們這裡還安全嗎?”崔婷婷問道。



“怎麼,害怕仇人來報復?”



崔婷婷認真地說:“很有可能的。”



“放心,有花姐在,他們欺負不了你。”江曉花說完,脫下鞋子和連衣裙,



只剩胸罩和短褲,走入浴室。



崔婷婷放下公文包,脫下鞋子放在一旁,套了雙拖鞋後到廚房拿了瓶汽水,



打開倒在杯子裡,又來到客廳,打開電視機,坐到了沙發上。這是她最愛喝的橘子水。



電視裡播放的是一些體育新聞,她覺得沒有多大意思,於是隨便從錄像機旁



拿了盤帶子,看起錄像來。起先出現了一隊隊情侶正在集體結婚,她感覺這是某



人自己拍攝的。“呀!那不是我們的局長嗎?他怎麼也在場?”她覺得很奇怪,



於是向前拉了一段。這回她更是驚訝,局長居然抱著個女人在一房間裡熱吻,可



是那個女人決不是局長太太,她見過局長太太,並沒有錄像裡的女人那樣留著長



發,再說局長太太是個胖子,這個女人倒像個苗條的女大學生。



“這個男人真是馬局長嗎?”她說了一句。



這時後面有人說道:“我也在想這是不是他。”



崔婷婷回頭一看,只見江曉花全身赤裸,正用一條浴巾擦乾身上的水。



“花姐你﹍﹍”崔婷婷說不出話,她像是被江曉花的玉體威懾住了。



江曉花則不以為然:“要真的就是我們的馬局長,這事就棘手了。”



崔婷婷怔了怔,正想說話,這時電視機發出女人陣陣的叫床聲,她實在看不



下去了,正想關掉電視機,江曉花說了句:“把聲音開低點就行了,干警察的,這些都要適應。”



說完,她走過來,把浴巾往沙發邊一甩,坐到了崔婷婷的身邊,崔婷婷本能



地把身體往邊上挪了挪,逗得江曉花哈哈笑:“怎麼,你害怕了?”



“花姐,你喝多了。”



“哈哈,今晚是喝得多了些。”江曉花用手摸了摸背部,感覺一陣陣疼痛。



崔婷婷見江曉花的表情有點痛苦的樣子,問道:“花姐的背痛還是沒好?”



“是啊,都是老毛病了。”



“我來替你按摩按摩吧!”崔婷婷的話很輕。



“好啊,來,到我房裡吧。”說完,她拉著崔婷婷的手,來到她的臥室。



她腹部朝下,臥在她的那張床上:“來,你上來吧。”



這張床很大,可以說是一張三人床,崔婷婷老早就想問了,這回她開口了:



“花姐,你為什麼要睡這麼大的床?”



“這個嘛,是因為我小時候睡覺時常掉在地上。這不,我這背痛就是小時候



常常摔下帶來的後果。”江曉花說得很自然。



“哦,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



“你以為什麼?”



“沒啦。”



“小鬼,看我過會兒怎麼收拾你,快給我按摩按摩吧。”



崔婷婷甩了拖鞋上床了,她身體不大,蹲在一旁,給江曉花按摩起了。



“喂,使勁點嘛,怎麼這麼小的手勁。”



“我本來就力氣小嘛。”崔婷婷開使用力了。



“啊,對,就這樣,就這樣,你讓花姐舒服了,等一下我也讓你舒服。”



“我又沒背痛。”



“婷婷,你有過男朋友嗎?”



崔婷婷不說話。



“怎麼,這也不告訴姐姐嗎?”



“有是有。”



“他長得怎麼樣?”



“挺高大,挺帥的。”



“啊,真舒服,哦,那你們後來怎麼樣了。”



“別提他了,居然跟我談戀愛時跟一闊太太搞上了。”



“哦,你們就這樣吹了?”



“是的。”崔婷婷的力氣越來越小了。



“好了,停下吧。”江曉花轉過身子,頭看著天花板,喃喃地說:“其實我的經歷跟你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