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综合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都市言情» 我的童年性啟蒙

我的童年性啟蒙
发布时间:2019-06-01 02:23:57   浏览次数:83

春生!你真的要回去吗!难道你就捨得丟下我一个人吗!呜呜……!」陈佳爬在叠好的被褥上伤心地哭着 她是我大学的女朋友,我们已经同居近三年了。她是城裡长大的孩子,她不但是一个,人见人爱的都市女孩儿,而且还有着相当可观的背景。 陈佳的父亲是我现在所居住的都市裡最有钱的人物。因此,对别人来说,陈佳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千金大小姐。但在我的面前,她只是我的一个普普通通相恋相爱的女朋友。 当时,别人说我和她在一起完全是看中了她老爸的那点破钱。其实我能理解这些人的心理是怎麼想的,无非也就是常言说的那些话「什麼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因此我也就不和他们计较这些诽言。 按人的正常思维来讲,我和陈佳在一起可以说是郎才女貌。这一点都不夸张,谁让我的父母太偏心我。不但给了我一副相当结实而又高大的身材,更重要的是结合我的面相,完全张扬出了男人的魅力。当然是女孩们喜欢的那种类型。 总的来说,我和陈佳的结合。并没有谁追谁的概念,我们只是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一起。可以说那时侯追陈佳的男孩子特别的多,多的都可以组成一个班级。这其中还不包括那些在心裡暗恋却不敢表白的男生。 当然我也不是很差,虽然还没有明目张胆地向我表白爱意的女生。但她们早已把我列入了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就这样我和陈佳的结合,让那些追求她的男孩子们输的是心服口服。只可惜我却忘记了我和陈佳的第一夜是什麼时候了。好在我还记得那一晚陈佳把她的处女之身献给我。 说心理话,其实我还是很爱陈佳的。这次决定离开全属无奈,因為就在我刚一走进这个城市的那一刻,就决定了我的命运。 有几次,在思想的斗争中,我差点决定把陈佳也带走。最终理性的一面阻止我这一时的衝动,因為她不属于我的家乡。她是大都市裡的快乐小仙子。 对了!我叫杨春生!今年二十五岁!大学刚毕业!大家都说我是穷山沟裡的土老帽(女孩子除外)。 其实我现在也不算是土老帽了,毕竟在这个城市裡呆了近十三年的光阴。有一半的血液都已充满了都市的气息。 记得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我才十二岁,绝对的一个小不点儿。 那时侯我什麼都不懂,同学们都叫我野孩子。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时间长了,我也慢慢地融入到了他们的生活空间,致使我懂得了一些都市裡的东西。 因此,我也深刻地理解了自尊二字的含义。 从那以後,我开始学着躲避他们,慢慢的变成孤家寡人。没有一个朋友,没有一个知己。 不过,还多亏那个时候我一个人呆着。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学习城市裡的知识,很快我就由一个什麼都不懂得野孩子成长為一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 而且还在不断的跳级,以至于我到了二十五岁就大学毕业了。 其实,对一个城市裡的孩子来说二十五岁大学毕业是很正常的。但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奇跡,因為我是山裡来的孩子!十二岁才上小学一年级。 当时,我和那些比我小了好多的同学们在一起上课,学习。他们都非常讨厌我,而我却不知道他们為什麼要那样对我。 每次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村子裡的伙伴们。他们和我的关係非常要好,不像这裡的孩子都看不起我。 现在想想,当时也就是因為我是从山裡出来的孩子,身上有一种令他们讨厌的土味。但是到现在我都深深地迷恋着在山裡的感觉。 话又说回来,我之所以能到都市裡上学。全都是因為我们村的胡村长,是他送我来的。因為我们村子裡的孩子都不能上学。 当然不是因為他们自己不愿上学,而是没人愿意到我们那裡去教学。原因很简单——穷山沟,没方向,没有宽敞的马路,就连进趟山都需要步行,而且还得走上两天一夜。更别提薪资待遇了,甚至还是义务的呢。总而言之一个字——「穷」。 综合以上的原因,胡村长才下定决心要培养出一个真正属于自己村子的老师。 可以说胡村长是我们村裡识字最多的人了,年近七十岁的他还是在內战时期识得几个字。对于文化淺薄的他来说深深体会到贫穷落後的概念,这就是他下定决心要从教育上改革的真正目的。 当时,我也算是村子裡最聪明而且也很愿意识字的孩童。经常跟在他的後屁股。于是,当他决定培养人才的念头时。我就成了他最理想的人选。 不过,选中我的原因倒是还有一个。就是因為我是一个孤儿。无亲无掛,可以随时离开村子,接受别人不愿接受的重担。毕竟对那些有家的孩子来说,父母都不捨得他们孤零零的一个人,呆在一个既陌生又孤单的城市裡。 时间过的太久了,记得在我五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双双离开了我。他们离开我完全是一个偶然。 我们村子除了靠种地还是得种地,当时,爸爸妈妈就是忙碌在这祖辈留下来的遗產。老天故意安排这场悲剧,破天荒的大雨逼的爸爸妈妈躲进了山洞裡。 就这样,悲剧上演了。雨水过大导致山体滑坡。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见到爸爸妈妈。 好在爸爸妈妈生前留下了一个好人缘,村子裡的乡亲们都轮番照顾我。尤其是我後来的养母——沈秀梅。是她接管了抚养我的义务,後来听胡村长讲,她还是我的远方亲戚呢。从小到大我都习惯了叫她梅姨。 虽然已经十三年没有见到她了,但她那秀美的脸旁依然清晰地刻录在我的的脑海裡。只要一闭上眼楮,她那永远都令我痴迷的俊容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记得我曾经问过她為什麼长的那麼好看。 当时可能是因為我还是个孩子,所以她一点都没有避嫌。像讲故事一样来告诉我,说是因為我们村的水土好,专养漂亮的女人。只可惜当时我根本就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直到现在我才领略到梅姨指的是什麼。 的确,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通过我回忆想起了村子裡的大人们,尤其是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们,她们好像下凡来的仙女似的,各个都很漂亮。相信梅姨的四个女儿现在也会变成了一个魅力十足的大姑娘了。 不过,此时我最关心的人还是对我有养育之恩的梅姨。我恨不得马上就想见到她,看看她会变成什麼样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今年应该小四十了。 二童年的回忆 火车上,我已经近一天一夜颗粒未进。餐车在我身边来来回回经过了N十来趟,还有我那包裡满满一兜好吃的东西(是我临走前,陈佳买的)。都勾不起我的食慾。 这其中,当然是少不了拋弃了多年的爱人而远赴家乡的原因。 在我走的那一天,陈佳哭了好久好久。哭的我心理乱糟糟的。可是木已成舟,我要走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就在我拎起行囊的那一刻,陈佳像疯了一样。死活拉着我,不让我跨出大门。只可惜我心意已决,她的组止已经成了失效的药丸。 最後,陈佳发觉自己的努力无法来达到目的。于是她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我能再爱她一次。 看着楚楚可怜的,而且是自己已经爱了多年的女人。我怎能不想再爱她一回呢。 在陈佳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将她压倒在床上。疯狂地撕扯着她的衣物。 在「啊!」的一声中,我最後一次将自己的大宝贝送进了女的身体裡。 敏感的陈佳发觉我们的胶合处,存在着一个第三者。她哀求我取掉刚刚带上的避孕套。 起初,我表决了反对的态度。目的是不想给她留下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她以後还要找别男人结婚育子,万一这次一不小心弄巧成拙。我可就成了真正的千古罪人。 不过,这次我还是心软了。在陈佳又一次地哭诉下,我取掉了第三者。和她进行了一场有史以来最轰烈的肉拼。最後将我生命中的精华注入到了女人的身体裡。 这一场超长发挥的性爱,夺去了我大量的体力、精力。同时也让原本就耐不住我的陈佳,在高潮的颠峰中昏睡过去。 就这样,在她的睡梦中,我悄悄地离开了陈佳。离开了育我养我多年的城市。 另一方面让我失去食慾的原因之一也可能是回家心切,急着想见到我那多年未见的亲人们。 其实也就是我的养母沈秀梅和她的几个孩子,还有那经常见不到的宋大叔(沈秀梅的的丈夫),而见不到的原因则是因為他在外地打工。最多也就是一年半年地才回一次家。其它的时间几乎都没有他的消息了。 每次回到家裡,宋大叔都呆不长时间。他轮流把村裡的老人和几个关係好的看一看,然後就是在梅姨的身边转来转去。而那个时候梅姨也是因為他的「纠缠」,曾多少次地夺着我们,或是把我和她的大女儿宋丽娟、二女儿宋杜鹃打发走,让我们到外面玩去。 作為孩童的我们当然是非常听从大人的话,第一、二、三次都乖乖地到河边、穀场玩耍。由于我和宋丽娟的年龄差不多。自然就成了宋杜鹃的指挥者和照料保姆。三个人玩的非常开心。 可随着次数的增加,作為孩童的我就起了疑心。其实那时的我还不是太懂事,只是有那麼一丁点的好奇心,想知道梅姨為什麼在白天的时候,老是把我和两个女儿支出去。 于是,有一天趁着梅姨把我们支走的那一空挡,我带领着两个毛丫头转了一小圈。随後就杀回家裡。 虽然,我那时侯还不是很懂事,但一些孩童的小聪明已经在我的脑海裡生成了。 我回到家後,没有直接进房屋。而是绕到房子的後窗,梅姨的两个女儿稀里糊涂的也跟在我的後面。她们不清楚我到底要做些什麼,只知道我走到哪裡她们就跟到哪裡。 「….快点!…你快使劲儿呀!….哦!….」 当我凑进窗户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裡。不用想也知道那是梅姨刚刚发出的呻吟。我身後的两个女孩也听到了母亲的呼声。 但我们根本就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这样叫,而且好像还很急得样子。 「…我使劲了呀!你催什麼!…」这是宋大叔说的话,他好像也有点不耐烦得样子。 宋大叔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梅姨的埋怨声「….你气什麼!这还不是你没用!半天都能不出一炮来!」 「什麼!什麼!….我没用!….我看都是你的原因!…真是一个只会下臭蛋,不会下金蛋的废物」这下宋大叔可真是急了,骂骂咧咧地衝着没有说话的梅姨。 「….哼!你说我没用!…姓宋的!你可别昧着良心说话!….是谁每次行事的时候,半天都没个反应。就是弄那麼一下两下的,也跟没做似的…哼!我是看透了!这辈子靠你要个儿子恐怕是每希望了!我看,你还是省省心吧!等我们的女儿长大了也可以养老吗!」 我不明白梅姨她们到底在做些什麼,但通过她的话,我多少明白她是在和丈夫辩论要男孩、要女孩的问题。 「不行!我非要个男孩不可!….你快躺好!…我们再来!」宋大叔表现出誓不罢休的样子。 「春生哥!我爸妈他们在幹什麼呢?」宋丽娟趴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着。 只可惜,她问我也是白问。虽然我比她多少聪明一些,但我们的年龄差不多,因此,在对于大人们的事情,我比她也强不了多少。 「我也不知道呀!」我也同样小声地趴在她的耳边表示出自几的无奈。 于是,以我為首的三个小孩子,静静地躲在後窗下倾听着屋內的动静。 随着时间的流失,我的耳朵裡慢慢地传入了一连串女人奇怪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断时连,呼高呼底! 此时,我的好奇心再也憋不住了。于是我又趴在宋丽娟的耳边道「丽娟!你想不想知道你妈他们在裡面幹什麼呀!」 「想!」幼稚的小丫头想都没想地就吐出了自己的心声。 「好!那我一会在窗户纸上弄个小洞,过後你可不许告诉你妈!….还有你」我在警告完姐姐宋丽娟後,又朝旁边还很小的妹妹宋杜鹃警告着。 「春生哥!这样不行吧!」 「有什麼不行的!」 「我怕妈妈知道了,再打我!」我还真没看出来,一向都视我為老大的宋丽娟,此时竟有了自己的主意。 这让我一下子鬱闷起来!「你…那我们不说,你妈也不知道是谁弄的呀!哼!…说!你想不想看!」 「…我…我…想看…」宋丽娟胆怯地说着。 「那就行了,反正,过後你别说就好了!」我满意地笑了笑。 「嗯!我知道了!」看样子我的威望还是很有效的。 為了确保事无万一,我再次看向宋杜鹃。还没等训话,小姑娘就忙着点了点小脑袋,也不知道她到底明不明白我们到底要做些什麼。 在统一了战线以後,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于是翘着小脚举手在薄薄的窗户纸捅了一个能看情屋內的小洞。 当我适应了室內的光线後,一幅从未见到的场面展现在我的面前。 只见,梅姨赤裸裸地躺在火炕上,把她的两条大白腿分得老开,為正卡在中间的宋大叔提供了足够的的空间。 由于我此时所处的位置,刚好能看清他们的一举一动。梅姨的大奶子时常被弯腰的丈夫咬吸几下,紧接着就看到她的眉心向裡皱了皱。不知道是痛苦还是难受。 不知怎的,眼前的景色竟使我不愿放弃一秒的关注。尤其是梅姨那正在流水的小洞,深深地吸引着我。只可惜好景不长,在我还没看够的时候,一个丑陋无比的小肉棒钻了进去。 原来破坏美景的人竟是宋大叔的尿尿的东西,不知是因為他那尿尿东西太小的原因,还是没力气的表现,在弄了好几下後,才勉强的消失在梅姨的小洞洞裡。 这时,无论是刚才的景象还是我以後看到的结果。对我来说都是一个迷。其中,对我迷惑最深的还是梅姨的小洞洞。 几乎失去知觉的我,最後还是急着要看好戏的宋丽娟把我给拉醒过来。 「春生哥!爸爸妈妈在做什麼呢!」小女孩把声音压的很低,生怕惊动屋內的大人们。 為了保证我不会被出卖,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恋恋不捨地将观看的位置让给了梅姨的大女儿。 可能是男人天生就对男女欢事较敏感,女人则是需要在後天的培养才能慢慢的体会到这其中的奧妙。 接下来,轮到梅姨的大女儿看时,她却表现的很一般。对眼前的景色只有惊讶、迷惑,却缺少了吸引、迷恋。 等屋內的声音停止了後,我和梅姨的两个女儿也很识趣地偷偷的溜到了外面。压抑了半天的情绪一下子轻鬆了许多。 我一边牵着一个小手,和梅姨的两个女儿奔到了我们的老根据地。准备要谈论一番刚才看到的场面。 三童年游戏 「春生哥!….你知道爸爸和妈妈為什麼要在大白天的时候,压在一起呀。还…还有我看见爸爸的尿尿藏在了妈妈的尿尿裡!他们好奇怪呀!….春生哥!我说的这些你看到了没?」 这还用说,我是第一个发现的。怎麼会逃脱呢!我心理的不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心裡暗骂梅姨的大女儿真蠢。 不过為了搞好关係,我也心平气和地说道「当然看到了!….我们都这麼小,哪裡知道他们大人的事情呀!」 「哦!」小丫头在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後,也会撅起自己的小嘴,宣洩出童真的不满。 在我看到她的表情之後,心理也產生了一丝怜意。于是我用大人的口吻安慰道「丽娟!没关係的!等我们长大就会明白的!」然後拉起她的小手,以示我对她的关心。 「噢!我知道了!春生哥….那我们现在幹什麼去呀!」很快梅姨的大女儿就恢復过来。 「是啊!我们现在幹什麼去呢!」平时玩心特重的我,此时也没了兴趣。 「春生哥!…我要尿尿!」这时,一直被冷落的宋杜鹃打断了我和她姐姐的对白。 紧接着,我和梅姨的大女不约而同地向她丟了一句话「去那边尿」然後伸手指向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由于年龄太小,再加上我和梅姨的两个女儿整天泡在一起!少不了也会同时在一起吃喝拉撒睡。因此,在我的面前梅姨的两个女儿无论是小便还是大的。都没有避嫌的习惯。 梅姨的二女儿在听到我和她姐姐的指令下,乖乖地走到了指定的位置。脱下没有绳繫的裤子,弯腰曲腿蹲了下去。 顿时,一股细弱的泉水由粉红的小洞洞裡涌射出来。这一奇景完全没有逃脱我的视线。 天呢!我晕!短短的时间內,让我再一次地见到了女人的妙处。只不过这次是出现在不同年龄阶段的女人的身上。也是我整天都能见到,却在平时又没有真正注意的宋杜娟。 这是怎回事,我只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好多。满脑子裡出现了曾未出现的东西。 我的视线一直锁定在女孩的羞处,直到宋杜娟起身的那一刻,我还不忘再瞄最後一眼。 与此同时,我的这一举动被梅姨的大女儿察觉到了。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又回到了偷看父母行事时的那一幕。 「丽娟!你怎麼着样看着我!…我哪裡不对吗!」我根本就不知道羞涩是怎样来表达出来。但我总觉得心理慌慌的。 「…嗯!春生哥!你是有一点怪怪的!….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呀!」大人有大人的关心,童年有童年的体贴,虽然以我很小的的年龄来说,根本就不懂得什麼叫关心,或者是如何去体贴别人。但我和梅姨的两个女儿已经不用刻意的去表现,就可以达到我们之间的那种关心了。 这个时候,我和梅姨的两个女儿。即是童年最好的玩伴也是朝夕相处的好兄妹。所以,在对方的面前,根本就没有秘密二字,再说以我们的年龄也根本谈比上,谁隐瞒谁。 于是,我就把自己在看到梅姨和宋杜娟的小洞洞时而產生的感觉,如实地告诉给了梅姨的大女儿。当然也少不了会被刚刚过来的小妹听到。 在听完我那幼小的心声後,.梅姨的大女儿顿时笑的咯咯不停,她旁边的妹妹看到姐姐笑的如此开心。小丫头也跟着姐姐傻傻的笑了起来。 看到两个女孩的笑,我有些不高兴。虽然不懂自尊的含义,但本能让我来维护自己的顏面。生气的转过了身体,不再理她们,以示自己的不满。 结果,这一招还真管用。在得到我生气的信息後。姐妹俩都停止了笑声。 「春生哥!你生气了!…」现在也只有梅姨的大女儿多少懂得怎样来安慰自己的小伙伴。 「哼…!」我故做不理她们的样子。 「…嘻嘻!好春生哥!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求求你了!你可千万别不理我们呀!…」 梅姨的大女儿小鸟依人地在我的面前哀求着,以取得我的原谅。 只可惜我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為了弥补自己刚才受到的委屈。我突然在脑海裡生成了一个极為荒唐的念头,不过為了确保不伤及到两个女孩。 我用一种似徵求,又非徵求的语气说道「哼!不生气可以,但我也不能就这样原谅你们!」 「…那…你要怎样才不生气呀!」梅姨的大女儿不住地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楮看着我。 「….嗯…!有了!….我要你俩把裤子都脱掉,让我好好看一看!」我的心开始加速跳动起来。担心她们会不会同意我的要求。 「….这!…春生哥!我…我害怕被别人看到呀!」 「没事的!你忘了,这个地方除了我们知道,再没别的人知道了吗!…你就放心吧!没人会来的!」我尽量说服梅姨的两个女儿,好满足我的好奇心。 不知是女人天生就对这方面有戒备的心理,还是我今天刻意地提出这个要求後,两个小女孩竟有些羞态百出,扭扭捏捏地顺从了我的心意。 她们脱的很慢,但很快就让我锁定了目标。因為山裡穷,像我们这样的小孩根本就没有穿內裤的条件,就连有的大人们也為了省一些,只在外面套了一条补了再补的外裤。 因此,当梅姨的两个女儿脱掉长裤後,两副白嫩的下体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此时我的心跳异常的快,嗓子裡面好像冒烟似了的,特别的乾涩。 我慢慢地靠近早已躺下的两个少女,她们都是同一个姿势。两条芊细的玉腿紧紧地合到一处。 但由于缺少了成熟女性的生理特徵,在没有阴毛的遮掩下,两座白嫩突起的少女阴户刺裸裸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情急之下,我用力分开了梅姨大女儿的两条玉腿,在少女稍稍挣扎之後,最终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落如到我的视线裡。 顿时,我忍不住地感叹道「丽娟!你这裡好好玩呀!我能摸摸吗!」 其实,我根本还不懂得怎样来欣赏女人的神圣之地。只知道好玩、有意思。是那种既简单又天真的孩童心理。 当然,梅姨的两个女儿也是天真无瑕。在这方面也是一窍不通,乖乖地静等着我下一步的行动。 在得到女孩的同意後,我大着胆子伸手摸向宋丽娟的小洞洞。当我刚一碰到女孩那光滑的肉避时,我的手像触了电似的既敏感又兴奋。 同样得到这种信号的宋丽娟也是猛地颤抖了一下身体,我当时不知道她是什麼样感觉。过後我曾问过她,结果她也是语无伦次地说一些我根本就听不懂得话语,其实就连她自己也不知说了些什麼。 抚摸漂亮的少女阴户并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开始变本加厉,用我那细小的手指探向女孩微潮的小洞洞。 「啊!春生哥!…痛….!」由于我的卤莽,梅姨的大女儿发出了抗议之声。 年幼无知的我,本身就胆小,尤其是在听到少女呼痛声後。立刻收回了进攻。继续停留在阴户外面,极不规律的在上面游走着。 「啊!春生哥!….好痒呀!…」梅姨的大女儿开始起了反应。但我根本就不知道她為什麼会有这样的条件反射。 于是,她越是喊痒,我就在上面帮她抓挠。以此来解除她的痒意。结果,忙没帮上,反倒使小姑娘叫的更欢。 最後不知是是什麼缘故,梅姨的大女儿竟尿了出来。喷了我一身的脏物。由于自己一时的疏忽,梅姨的大女儿担心我会生气。她不住地向我连连道歉。 谁想,我不但没生气,反而高兴地拍着手,直呼太好玩了!太好玩了!可能是受到我的感染,原本愁容满面的宋丽娟也跟着咯咯地笑了起来。 同样身处同一环境的宋杜娟也跟着拍手叫好,只不过她完全是在跟着我们学而已,根本就不懂得我们在笑什麼。 在尝到了乐趣後,我把目标又锁定到了梅姨的二女儿身上。最後她也逃不掉和姐姐一样的下场。在一阵阵的欢声笑语中结束了这场荒唐的游戏。 当然,在有了这一次的经验後。剩下的日字裡,我们三个人经常偷偷溜到那个不為人知的根据地。玩着久做不膩的游戏,同样也在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多少明白了一些男女的趣事。 最终,在一次不小心的失误中。梅姨的大女儿失去了她少女的童贞。不过,夺去她童贞的凶器并不是我的小弟弟,而是我那早已变的非常敏感的手指。 当时,梅姨的大女儿流了好多血,吓的我们三个孩子呜呜直哭。更可怕的是,梅姨的二女儿看到姐姐流出的血後,边哭边喊叫着说姐姐活不长时间了。 结果,她的话最终变成了失败的真理。在一段长时间的过度後,梅姨的大女儿依然活的很结实。反而,还因為自从那次流过血後,她的小洞洞变的更加敏感,在我们每次的游戏,她都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觉。 而依然含苞未放的宋杜娟,却只能拥有着童时一样的感觉。 我们这样的关係一直维持到我临走的时候,不过,在後期我们的游戏中又多出了一个女孩,她就是梅姨的三女儿宋雅娟。限于年龄太小的原因,她只能充当一个旁观者,领着比她还小的妹妹(也就是梅姨最小的一个女儿宋美娟)在一旁看着我们玩耍。 那个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梅姨為什麼会突然多出了两个女儿,我只知道,自从那次宋大叔走後,梅姨的肚子就一天天地大了起来。转过了年,一个很小的女婴就加入到了我们的生活中。也就是後来稍稍大一点的宋雅娟。 紧跟着,宋大叔又回了一次家。他给我们带了好多好吃的东西,也都是我们从来没见的食物。当时,老是听梅姨提起说「这下我们娘们再不用受苦了!你宋大叔这次带回了好多钱,我们可以买好多东西!」 虽然我还不太明白梅姨為什麼要这样说,而且她说的那些话我也没有全听懂。但通过我们後来的生活中,我慢慢理解了钱的用途。它的确应了梅姨的话,我们的日子看来比别的家庭要好过多了。 当然,也就是因為那次宋大叔的回来,梅姨的肚子又大了起来。同样也是过了个年,又一个女婴诞生了。 我曾经為这件事情百思不得起解,直到我走的时候,还弄不清梅姨後来的那两个女儿是从哪裡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