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综合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其他小说» 那一天,在屏東

那一天,在屏東
发布时间:2019-06-18 01:21:30   浏览次数:251

(一)



  我的同學Lin嫁到屏東已經三年了,在學校時我與Sophia、Lin

三人是死黨,所以我與Sophia每年都會從台北到屏東找Lin敘敘舊兼渡

假由於Lin只與她老公住,沒有和公婆一起住,所以晚上就住在Lin家,

除了省旅館錢外,也比旅館舒服。



  他們家是透天的別墅,在頂樓設了一間視聽室,除了全套的DVD家庭劇院

外,還有120吋大螢幕和一個小吧台,舒服的沙發與幾個懶骨頭,配上柔和燈

光,軟軟的地毯,光看就覺得舒服。因為是120吋的投影機,所以看影片時必

須把燈全關掉,只留下一盞可調亮度的投射燈,投射在沙發前放飲料的桌子上。



  他們家我最喜歡這間視聽室,據Lin的老公說,這間視聽室有20坪大,

天呀!這簡直是住在台北的我不敢奢望的事。Lin的老公一直強調因為屏東的

房價、物價都比較便宜,所以才能將房子佈置成這樣,而且花了三年的時間才陸

陸續續添購完成。我想也是,因為去年來時還沒有這間視聽室,他們的年收入也

不是很驚人。有機會嫁到屏東其實也不錯,可惜我現在的男朋友也是台北人。



  Lin的老公長得斯斯文文,有著運動員的體格、豪爽的個性,不能算是英

俊,算帥帥的那種,其實不算是我愛上同學的老公,只是那天不曉得為什麼會這

樣。



  那天因為屏東下大雨,所以我們就沒有出去玩。晚上開車到東港吃黑甕串。

由於屏東到東港有一段距離,所以Lin的老公怕危險不敢喝酒,意猶未盡下,

Lin就提議回屏東再到廣東路一間叫經典花園的啤酒屋。



  我們三個女人各點一杯Long island,Lin的老公則點一壺啤酒、幾個小

菜,三個女人嘰嘰喳喳聊個沒完,倒把她老公冷落在一旁。



  也許聊得太高興,不知不覺已叫了第二杯,這一杯還沒喝完,酒的後勁已開

始發揮作用,三個女人臉喝得紅通通的,話也越來越大聲,Lin的老公在一旁

時而搖頭嘆氣,時而要我們小聲一點,不知如何是好。



  不一會Lin先喊不行了,想回家,於是要她老公幫她喝掉剩下的半杯Long

island,她老公一口氣喝下去。看到這情形,我和Sophia如法炮製也吵著

要她老公幫我們喝,以前可不會這樣子,大概是與她老公越來越熟,且在酒精的

催化下,大家起鬨。這下子可苦了她老公,將近一杯半的Long island她老公皺

眉喳舌的喝了將近半小時才喝完。買單離去。



  回到家,一個個洗完澡,大家都換上輕鬆的家居服就窩到頂樓視聽室,挑了

一部她老公收藏的DVD《顛峰極限》,畫質、音效都很棒,比在電影院看還舒

服,因為隔音做得很好,所以雖然時間不早,也不怕吵到鄰居。



  而Lin大概因為已經看過,而且喝了酒,所以看沒兩下就回房間睡覺,只

吩咐她老公陪我和Sophia。我和Sophia喝茶,Lin她老公則倒了

杯XO喝,或許是Sophia喝了一杯半的Long island,不一會就睡著了,

Lin她老公只好帶她去客房睡覺,順便下樓洗澡。



  我喝得最少(大概只一杯的Long island),又因為這部片子實在很好看,

所以就繼續看下去。我很怕一個人在深夜獨處,便藉口看完後機器、電燈都不會

關,要求Lin她老公要回來陪我看。他有點無奈地答應,因喝了三種酒,使他

覺得昏昏沉沉想睡,並說要先洗個澡,提提神再上來陪我。



  安置好Sophia之後,Lin的老公洗完澡換了件短褲和內衣回來,坐

在我後面的沙發上,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酒,不時還評論一下劇情,而我則是半

躺在地板的懶骨頭上。



  也不知看了多久,後面居然傳出了一陣陣的酣聲,我本能地回頭看了一下,

這不看還好,一回頭居然看到她老公春光外洩的一小部份下體,我趕緊回頭盯著

螢幕。影片中爆炸、雪崩轟隆隆的音效聲似乎掩蓋不住心裡頭怦怦跳個不停的心

跳聲,因喝酒而微熱的臉一下子變成灼燙,劇情在演些什麼已經不知道了。



  而後面的酣聲持續而平穩傳來,使我更加按捺不住偷窺的欲望,仗著酒精鼓

起的勇氣再回頭看一眼。因為我是躺在地板的懶骨頭上,而Lin的老公是坐在

沙發上,所以我一回頭,看過去的第一眼就是那部位。因桌子上的投射燈有投射

範圍的關係,造成她老公的上半身是陷在黑暗中,而下半身確恰好在昏暗光亮之

中而顯得朦朧。



  我定了定神,先找到投射燈的開關,將它扭到最大的亮度,然後將音響主機

的音量調低,再仔細地看:她老公穿一件很寬鬆的四角平口褲,因為睡著了使得

腳張了開來,讓我很方便的能從褲口順著大腿往裡看。



  從這裡只可以隱約看到一小部份,實在無法滿足我的偷窺慾,我慢慢地爬過

去,跪在柔軟的地毯上,先深呼吸幾下,摒住氣息便將褲口輕輕的往上拉,因為

那件褲子很寬鬆且不會很長,於是很輕易地能拉到我能一覽無遺的程度,並一面

傾聽酣聲有無改變。



  只見略呈粉紅色的龜頭被包皮蓋住一小部份,因看不到冠狀溝,所以更加增

添了點神秘感。整個陰莖的顏色並不深,與旁邊大腿根部的顏色比較只稍微深了

點;陰莖慵慵懶懶的枕著陰囊裡面的兩顆蛋蛋,不很粗,而長度比陰囊稍長,目

測一下大約有9-10公分,龜頭因而感覺懸空於陰囊之外,使得陰莖看起來有

一種修長而討人喜歡的感覺。



  陰囊的顏色與陰莖是一樣的淺褐色,更襯托出粉紅色龜頭的……可愛(那時

腦海閃過的形容詞,也許看起來像小孩子一樣白白淨淨的,當然size要大很

多。而我的男朋友,陰莖、陰囊的顏色都是暗褐色,更沒見過白裡透紅的粉紅色

龜頭)。



  我現在的男朋友勃起時長度約有11-12公分,做愛時我都已經感很滿足

了,真不知Lin的老公勃起時會有多長?被這種陰莖插入體內的感覺不知是什

麼滋味?想著想著,開始覺得陰戶的淫水在分泌,內褲有點濕濕的。



  移動一下眼睛的角度再往上看,咦?真是太神奇了!她老公居然沒有陰毛,

難怪剛剛有覺得像是看到小孩子的感覺。再仔細一看,卻發現其實有很短很短的

毛,我恍然大悟,原來他把毛給剃光了,真不知他們夫妻倆玩什麼性遊戲,搞不

好Lin也剃光了。



  看著她老公整個陽具的感覺,真是越看越好看,好想拿在手上玩一玩,低下

頭去用嘴巴親一親、含一含。對我男朋友從來沒有這種主動要去含的衝動,我男

朋友的陰莖屬於黑黑的、粗短形,毛又多又密又捲,看起來就覺得好像髒髒的,

跟她老公的比起來,我男朋友的好像非洲土著,這次回台北要想個辦法讓我男朋

友也剃光看看。



  就這樣看了好一會,身體越來越感到燥熱,這時突然發現龜頭的馬眼上有一

滴液體,不知道是尿,還是前列腺液?我不由得興奮起來,聽酣聲並沒有降低,

反而比剛才更大聲,我想他已經達到酒醉熟睡的狀態,便大著膽子用左手提著褲

口,將右手緩緩伸到裡面,並小心不去碰到大腿與其它地方,怕他突然驚醒,那

我就真的糗大了。



  然後我用食指將馬眼上那顆液體輕輕的摳下來,手縮回來時那液體卻拉成一

條細絲,在投射燈的照射下,閃耀著晶瑩的光芒。看著這情景,我越來越興奮,

將手指拿到鼻端聞一聞,沒有味道,再將手送到嘴邊,用舌頭小心的舔著,有一

點點鹹味,似乎還有一點淡淡的酒味,滑滑的,在嘴巴裡不容易化開。



  因為從沒嚐過這種味道,我貪婪地用手指再去搜括,這次更大膽地用食指與

姆指輕輕的、輕輕的在馬眼上擠一下,有一小滴,比剛剛多,這次直接送進嘴裡

吸吮起來,好像吃完食物在吸手指一樣,(寫到這裡還是覺得那時好丟臉),並

幻想著如果現在噴出精液,能讓我滿口接住不知道有多幸福。



  回想著與男朋友做愛的感覺,品嚐愛液在兩片嘴唇與舌頭間滑滑的、有點張

力的味道,這時子宮與陰道突然感到一連串強烈的收縮,我這沒用的女人竟然就

這樣高潮了!



  我的內褲早已濕透了,一些淫水甚至沿著大腿流下來,雖然沒人看到,我還

是覺得很尷尬。那時真不知自己在想什麼,我竟然將流下來的淫水用手指頭刮一

刮收集起來,一些抹在他的龜頭上,一些則小心翼翼地抹在他的嘴唇上。



  也不知道是我手太用力,還是他的嘴唇比鳥鳥敏感,他居然頭搖了兩下,我

嚇得趕快將褲子放掉,一顆心快停止了。還好他只是用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後繼

續打呼,沒醒過來。這下子不就把我的淫水也舔了進去?心裡頭有一種說不出的

異樣感覺。



  轉頭一看,影片不知何時早已演完,坐回原位,將所有遙控器的power

鍵一一按掉,四週恢復寂靜。我回頭看著Lin的老公,呆想著剛剛的事,腦海

中一直幻現那粉紅色龜頭,它勃起的樣子、噴出精液的樣子,又想著馬眼上分泌

的愛液,心想男生在沒勃起時怎麼會分泌?還是在睡著前對誰動了淫念:



  是Lin?他剛剛去洗澡時有回房裡拿換洗衣褲。以前我跟Lin睡在一起

過,知道Lin有裸睡的習慣。而且他今天好像回房很久才下去洗澡,該不會剛

跟Lin做完愛才下去?



  是Sophia?他剛剛帶Sophia去客房睡時不知有沒有怎樣?印象

中Sophia今天晚上穿得很暴露,Sophia晚上不但沒穿胸罩甚至沒穿

內褲,剛在洗澡前她跟我講說內褲帶不夠,晚上洗一洗還晾在客房外的陽台上,

還問我現在穿的那件短褲會不會走光?我還跟她說:「當然會,小心點,要常常

遮掩一下。」Lin她老公剛才是又扶又抱著半醉的Sophia下樓。



  還是我?我是最後一個跟他同處一室。我現在的穿著很隨便,一舉手一投足

都會走光,從細肩帶背心的任何一個角度,都能輕易看到我沒穿胸罩的乳房與印

在衣服外的乳頭,短短的熱褲,我一低頭就能看到跑出內褲外的幾根陰毛。



  想到這裡,低頭看自己被淫水濕透的內褲,突然一陣慾火又起,趁理智還沒

被性慾蓋過時,趕快去洗個冷水澡,要不然真的會對不起Lin,於是我起身要

將Lin她老公搖醒。